冯唐留言簿

写留言 | 冯唐文字
留言簿共有1263 篇留言
<<< 1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64 >>>
241 至260
慕慕
冯老师随笔该更新了......
Wed February 7 2007 03:34:46

yongsama | tomiman@163.com
冯唐前辈,年前如果工作忙,你就不必过于着急发表下一篇北京北京了!虽然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期待!提前祝愿你新年快乐,希望你抽出时间多做做按摩,不要让你的体力给你的毅力拆台!那样对于中国的小说和我们以及以后看书的人,将会是不可弥补的损失。
能够看到你的小说,对我来说是一件重要的事,希望你继续写下去。
Wed February 7 2007 03:24:16 - Haerbin of HeiLongjiang Province

李晓 | lixiao@vip.sina.com
老大,能否把“十八岁姑娘”的那篇文章版式调整一下?与“万物生长”的排版一样就行。横排太长了!我一旦放大看就得频繁打方向盘,眼晕。谢了。
Mon January 29 2007 16:45:36 - 北京

iloveidiot
没有才华,只有文凭的光环。没有痛苦,只有无聊的课余。
Fri January 19 2007 01:32:38

病人言心
小学生牛啊,人生理想现在就都实现了,嘿嘿......
Tue January 16 2007 11:53:27

小学生
读冯唐初恋二婚人生理想,也会联想到自己,因为我也比较自恋。还记得大学刚毕业那年,我在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里工作,闷声不响地拿着一个月500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工资。经亲戚介绍坐在他的一个白领同学对过,面前桌上放一杯就象电影《绿茶》里演的那样的一杯清淡绿茶。交完房租水电煤气买完鱼肉青菜,兜里别说花花绿绿的美钞就是连一张完整的人民币都掏不出来的我,真是窘迫,下文自然没有了。兜兜转转,在“白领”初恋二婚我也实现了人生理想之后,再此受到“白领”邀请赴绿茶之约,这么些年,我努力把自己的领子刷白,努力把自己的思想刷红,努力把“绿茶之约”进行到底。一通电话打完,镜子里的我脸都红了,幸亏这时候对方看不见。这点儿事儿,还有这些人,其实没办法让我拿出谈判桌上的淡定从容,虽然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用我妈的话来说,我还是放不下。用我六岁小外甥的话来说,我肯定是变成坏人了。而且还坏得坚决彻底不留余地。
Sat January 13 2007 18:01:58

dodrp10
写作能不能抵挡时间?

作家冯唐“用写作打败时间”的口号听一次就可以了,不需要再读其他阐释,用不着再联想:这人立志作一个好作家。有闲心作一个好作家的人是很少的,我听到过“为安妥灵魂”写作的、“为幼年经历寻找一个文学归宿”写作的,为了“打败时间”写作是一种也许只有在当代中国才能被提及的少年心气(teen spirit)。能读到的,他的网上的小说也是一副才华和智力过剩的样子,比之前流行的一茬北京“青年作家”不知道要强多少,因为他这个人不知道要比一般人聪明多少。才华和聪明是不是就够了?我作为一个智力平庸的人,提这个问题非常可疑。
人的智慧除了为自身派遣焦虑寂寞、加速灭亡以外,究竟有没有其他意义?

凶残冷血愚蠢的法则都是聪明绝顶的人建立起来的。对抗速朽,要“立德”、“立功”、“立言”,“写作打败时间”也不是新口号。一个勇敢的人生下来,就拼尽全力想要留下印记,同样放弃杀人转行写作的鲁迅认为,救助国民的身体之后,精神依旧是无望,他不想把自己的印记刻在不值得一救的陌生肉体上,而希望留下一片亮堂堂的吵闹声。“人类一思索,上帝就发笑”,引述这种令人尴尬的话的,偏偏不是沉默寡言的修道者,而是絮絮叨叨的困德拉。
写作、思想,是精神的排泄,没有其他目的,不得已而为之。

人一浪漫起来最爱忘乎所以地揣度根本不对称的对手。艺术家永远把时间当作敌人,以时间为体裁的小说往往不会太坏,只有个别最低劣的作家才会没有发现这个窍门。日本有个画漫画的手冢治虫的小人书《火鸟》有多么了不起呢?大概主要在于他对时间的耿耿于怀和对永恒的参与热情,这一摞厚厚的画书,只够逻辑的混乱的阿根廷作家写一篇五千字的小说。魏晋的诗人们除了面对冷硬的永恒之墙胡言乱语咏叹一番外,其实什么也没干,还是没有几个能做得了庄子。
在被四倍的子弹击倒之前,写作者已经获得了足够多的时间。至于文字流传与否,都是扯鸡巴淡。
Fri January 12 2007 13:10:38

renfei68
12月26左右冯唐去参加中日青年作家座谈会了.张悦然和莫言也去了.其他的都不认识.
Tue January 2 2007 02:34:06 - beijing

徐旸 | chonghuiyuewu@163.com | chonghuiyuewu@sohu.com
我是中央美院建筑系的在读生~~最近很迷冯唐的文字,刚拜读完《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觉得我要是一个男生的话一定会觉得写的就是自己~在当当网上等《万物生长》到货,已经等了足足一个月了,第一次这么热衷于一本未曾蒙面的书,可以让我如此的等待,就已经无需用言语来说明它的价值了。
刚才在寝室门口猛然看到冯唐要来讲座的海报,第一反应就是掏出手机看日期,竟然就是明天~~~最近别墅的课题忙得已经焦头烂额,但是无论如何一定要见见这位高人的面目~只是遗憾的是先前买的姑娘一书借出去了,明天没办法要签名,于是刚才决定再买一本,连着《猪与蝴蝶》一起,要他们快递过来,可惜万物生长依然没有到货~~~~遗憾呀~~希望明天可以坐到前排,可以要到签名~~~拜托啦~~~
Tue December 26 2006 07:20:01 - 中央美院建筑学院

小学生
从来不觉得睡五星级宾馆的大床,一顿吃掉你三个月薪水的正点大餐是什么好事,如果觉得好,那是没享受过,如果还觉得好,建议闲暇时少写字少泡妞,去做做HOUSE KEEPING,进香格里拉的厨房做做帮厨什么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才有闲功夫洞穿社会细节,一个字:脏。再高一点的境界:脏并快乐着。这也不是我说的,是苏东坡说的,要不哪来的“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码字人的态度向来是:即使是肉体悲愤,也不会仇恨社会。你见过几个码字人打砸抢的?逼急了我们顶多《废都》或者转投《法制文学》门下。委屈一点儿,总能求全。凡事不必数到七,领取而今现在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农民伯伯的生活观是做人造飞弹不如造人,人多了能种地能生孩子关键时刻还可以有人墙抵御飞弹,再说人多了杀也杀不完,任你有再高级的飞弹总有打光的时候吧?那么多人就算是做人肉馅儿的包子也还得耗你个十年八年的。我上小学以前,整天听哥哥姐姐说人是人生的,妖是妖生的,人妖也要灭。不知道他们大学生宿舍还是七个人一间房:那么挤!挤得热闹,可以打牌,挤得折腾,可以打架。怕挤又怕折腾,我跑了,所以至今填表还填小学文化。
Sun December 24 2006 06:34:26

古月照今人
朋友们有喜欢和我聊冯哥的加我QQ532157583或liuqi_383@sina.com
Sun December 24 2006 02:37:44

古月照今人 | liuqi_383@sina.com | 532157583
俺是昨天才看到这本《18》的知道吗?俺可是在俺经常去挑选成人书籍的地方选到的(不好意思啊有损你的巨著啊)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跑到家脑袋正在想是否还是在被子里看啊!(鄙人是学生)趁着没人的时候我翻开了这本“黄书”哎这次第怎一个笑字了得!
我一笑此书太疯癫--好耍!
我二笑此书太不良--写我!
我三笑此书太猖狂--大胆!
冯哥(可否亲切的称你一声)你咋就把俺的事写上你的书了啊??
好书啊!!!
Sun December 24 2006 02:32:26 - 重庆

史史
冯唐是个引子(待续)
抱着一本青春类小说在楼道读了通宵,连自己都有些奇怪了。
最初要翻它的原因极其简单,就是要听个有流氓气质的文字高手讲故事。
想来最初迷恋上冯唐的就是他的文字,有些阳光灿烂下的“动物凶猛”,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盎然,鲜活里不失老道,调侃中不流于恶俗。读下去没多久,才发现文字已经变成可有可无的东西,反而是某些难以琢磨的情绪沾满了我
整个记忆。
过去的岁月简单,干净,所以美好。
也许冯唐只是个引子,接踵而来的是尘封已久的往人往事,趁着春光明媚,是该拿出来晒晒的时候。

一,故事会里的洗练
小学那会儿,超迷信故事。可能是对文学艺术的生成史不甚了解,总是固执地相信一切的讲述都是有凭有据,并且百分百真实。这显然违背了“多见阙疑”读书精神,但想来脑袋小小,智商平平,阅历浅浅的我,又怎能慧眼秀骨,了得“万物造化,外表皆幻”的事实。
“故事会”算是最是当时最in的读物,我从四年级每期一篇不落地看下来,坚持了两年。 买书的方式现在回想起来很是开创性的,现在才流行起来的“拼车”“拼房”理念,我在小学的时候就用“拼书”的行动好好实践过哩。我们故事会帮四个人,一月每人出四毛钱,就可以每期无限畅读,还可以每四月得一珍藏本。十几年后,一次收拾屋子,还翻出来有限的几本,欣喜了很久。想重温一下,才发现每本都被翻得油光锃亮,还散着一股子霉味,最好笑的是每页间或的标识,不识的字词统统有了注解,不一样的字体却一样的稚嫩。回想起来,在这上边学到的谦辞造句的功夫要远胜于课本吧。
细想起来,故事内容多少有些拨高,贪官恶霸的,什么丑陋就写什么,种种震憾也无怪乎让我孜孜不倦。无从考证这会对幼小心灵有多少毒害,但成长也肯定也就是在那一刻开始。
成长路上相陪左右的是比我大一岁的姐儿们。那时可能是女权运动热情高涨的时候,级里属我们风光(“我们”可能没有偶这个小跟班,帮会里也没有把我列入其中),但我就喜欢往里扎,长久长久地陶醉在小人物小角色的扮相里。 如果不是转学,我可能就是活脱脱一个不良少年,荣格说“性格决定命运”,历史经验告诉我,“命运决定性格”,永远都是“猛虎和蔷薇”的博弈。
如果这样,那一刻的我一定是“猛虎在细嗅蔷薇”中。
Wed December 20 2006 15:03:45

My tibet
我读冯唐
想读冯唐的文字最先源于对他名字的兴趣:冯唐,一眼望去猜想是由父母姓氏组成的,关于这一点从未印证过,但真是简洁又好听的名字。

其次是看了他本人的简历:医学博士、MBA、从事管理咨询兼营文字。我一向对能在不同领域自由穿梭的人心怀敬意,觉得那样的人群几乎都身怀绝技、天赋异禀,那种生活方式才是真正的快意人生。所以很好奇这样的一个人会用怎样的眼光看世界。

冯唐的《万物生长》我找了很久,五一长假窝在家里一口气读完。读完第一个感觉就是人生来真的不一样啊,至少我知道自己跟这个能读博士捎带MBA并能舞文弄墨的家伙不一样,真的。

特意翻了《万物生长》的完文时间-2001年,那一年冯唐30岁,我乐观地想着:嘿嘿,自己还有机会。

它写了一个成长的故事,但就像冯唐自己说的,它更像是在描述一种成长的状态。没有任何两个人的成长经历是一样的,但这一点不妨碍我们在感觉里共鸣:那些曾经的只跟年少有关的激动、心动和冲动。

跟主人公秋水比,我真是滞后太多步,可能属于心智开发较晚的人群,不过不要紧,该经历的总会经历。至少还可以在小说里看别人跟我不一样的大学生活。

冯唐的文字是跳动的,我觉得它们自己都有生命。跟天赋有关吗?不知道。

冯唐的写作里有真诚,只有蘸了诚意的文字才值得读。我觉得这一条超越技巧、情节、把握能力等等等等。

最讨厌自以为是自作聪明想把读者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作者:人和人生来是不一样,但谁又能比谁傻多少呢?

Wed December 20 2006 14:22:33

小花牛
北京、北京!

以友情,理想,和快乐之名,以自由,健康,和爱情之名,以年轻之名,以对未来的期待和恐惧之名,为了北京肮脏的夜色,为了上海霏霏的淫雨,为了故乡和异乡,为了每个人承受过并承受着并一定会继续承受下去的卑贱、屈辱和损害,为了每个人在异乡浮起的短暂的快乐和悲伤,我们举杯北京,免冠相庆。
Wed December 20 2006 13:01:42

草木竹石
冯唐--万物生长
冯唐,真名张海鹏,我们90级的师兄,八年学医毕业后没有继续选择医生这条路,转读MBA,后先后于麦肯锡、招商行工作,现在又回到了麦肯锡————牛人一条。。。

第一次接触应该是看他写的《万物生长》,一本据说只有协和学生才能真正看懂的小说,“要骟成太监都不成,浑身都是小鸡鸡”,所以即使是协和的女生,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看完的,不过倒是很受协和男生的喜爱
想看看的可以去他的博客:www.fengtang.com
三部曲:《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欢喜》,前两部已经出版了,第三部今年年底估计能完稿

今天学生会难得地请到了他来参加我们的“校友沙龙”,满怀希望的去听了,顺便看了看传说中的人物到底长啥样~不过听完后感觉不是很爽,因为听完后远没有看书的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感觉他有点“闷骚”,刚开始说话时明显有点紧张,不知道是因为习惯于用笔杆子表达情绪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我脑子不行,他说的没记住几句,写下来留个纪念吧~
1 问:当初为什么报考协和? 答:呃。。简单的说,傻呗~~
2 学好外语是相当相当相当重要的。。。
3 问:自己对《万》的评价 答:当时写完后给当年的下铺Email过去,同学说等孩子成年了有了自己的思维判断能力后,把这本书给孩子看,这样就可以让他们知道当年他的老子是这样子滴
4 医学是门实践学科,毕业后相对于其他学科的毕业生有些优势,比如麦肯锡今年在协和98毕业生中招了2名(都是female。。。),一方面说明麦肯锡对于专业并没有严格的要求,另外一方面也说明协和的毕业生还是比较牛的(呃。。。牛人总是有的嘛)
** 这里顺便加位今天到场的另一个牛人:杨先达,应该和冯关系挺好,据说当年没读完8年就出国了,当其他人在使用5.2英寸的软盘、进微机室得换鞋戴帽的时候,他已经能用简短的语言写出模拟心脏(还是脑?)运动的软件了
5 刘震宇是位好同学(难道严mm不是么。。。)
6 别人认为不错的工作不一定适合你,找工作就得找能让自己保持兴奋(起码也该有个60%吧)的

唉,好像脑子真的不好,记得比较零乱,“当你写出来的东西没有原先的腹稿精彩时,说明你不适合写东西了,该歇一歇了”,嗯 所以我也不继续了:)
Fri December 15 2006 04:37:20

闲中着色
截取木心看冯唐



这两周同时读两本书,一本木心的《琼美卡随想录》,一本冯唐的《万物生长》。时间零碎就翻木心,稍能成块就读冯唐。



小字说,随笔的妙就是“随”,从那里杀进去都可以。读木心如此。昨晚,把木心读了。冯唐还在读,没完。



他们的作品时下都有不少人喜欢,我之前都没怎么读过,评论,访谈,倒是都先看了一些。但也没有吊起我的胃口。直到最近看到冯唐那篇《为什么读董桥》,说董桥的境界不过是肉做的文字云云,就想找他来读读,他的文字是什么做的。










“人该在文学中赤裸到如实记录恶念邪思,明明有的东西怎么能说没有呢。”

——木心《邪念》



一起读两个人的东西,很自然就会把他们拿来比。忽然觉得,明明没有的邪思,怎么要说有呢?冯唐有时给我这样的感受。



木心担忧几百年后的人看了我们现在的文字,怀疑文学家竟然个个是善良正经的?不能说他这么想是杞人忧天,但那些“不善良正经的作家”多了去了,也无需我举例。他的这些文字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那时还没有博客这种东西,否则他或许不会说这样的话吧。



冯唐以一个妇科大夫的眼光解剖一个人的成长,表面看歪瓜劣枣多的是。明明不坏,没必要为所谓思想的裸体,把人朝坏赶;也没必要,拿腔捏调把人朝好拽。表面坏,内里善;表面善,内里坏;好坏叠加的人才是大多数。这个常识写字的人似乎也都懂。这又不是小时候看电影,音乐一变,我们就知道是好人出场还是坏人出场了。



木心说要写出“恶棍的自白”。这肯定不是一个没有真正做过恶棍的人能写得透的,其他人写了,也是从善良出发,虚拟着恶,假的。



前几天,嘿咻小红在博里说,她最近在网上爱了。真的爱。那个男人把照片传给她。就一眼,她便不爱了。她没想到那个男人的模样打消了她的爱情。她总结说,她不过是和自己的想象恋爱了一场。后来,博友跟贴无数,很多人表示,小妞够真实,喜欢。

小红的裸体,能说明她好还是坏吗?










“‘能说伟大的性欲’‘高贵的交媾’吗,不能。那么‘爱情’自始至终是‘性’的形而上形而下,爱情的繁华是景观。无非是‘性’的变格、变态、变调、变春。把生理器官的隐显系统撤除净尽,再狂热缠绵的大情人也呆若木鸡了。老者残者的‘爱’,那是德,是‘习惯’。”

——《多累》



写这些话时,木心差不多50岁。

在冯唐的《万》一书的封二,引用了弗洛伊德的一段话:……所以不论在今昔、在往昔。爱欲的本质一向是以性为主导的。要是想改变情欲的本能委实是太难了。



冯唐写《万》还不到30岁。他用16万字举数例讲这个道理,木心用100多字也讲了这个道理。阐述的长短并不能说谁高明。木心得出的结论是:绝不再以爱情为事业。


再。就是曾经有过,经历过。老男人和小男人都以自己的经验认同了这个“事实”。女人呢?所以女人认为爱情短命,而男人根本就认为爱情命短。前者知命还理想,后者知命且现实。



前段时间博间盛传劳伦斯性爱问卷,其中有一个问题:如果你被强奸了,你怎么办?一个男人这样回答:捱着呗!与木心、冯唐的意思一样。
Fri December 15 2006 04:33:49

宁财神:十五岁给他个姑娘
著名大款作家冯唐有篇小说叫《十八岁给我个姑娘》,写了一段凄美而飙悍的青春期回忆。结尾处,男孩猛然拉开裤链,掏出玉一般温润的神器,向心仪女子告别。场面之诡异、之动人,叫人无力评说。
  八十年代,王朔老师在《动物凶猛》的结尾处,展示过更加勇悍的一幕,诸位不妨到电影里温习这一幕,夏雨被宁静从床上奋力推开之时,那小眼神儿绝了,最佳男主角不是白给的。
  然后是我的最爱《神雕侠侣》,小龙女初次向少年杨过袒露心迹时,懵懂的杨过还没到十六岁。
  书里的青春,残酷、耀眼,甜蜜与痛楚杂拌,惶惑与期盼交集,看得人头晕目眩转眼天光。
  多年后,拖家带口的学友深情唱道: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这歌我熟,就是不敢点,太呛人。
  OK,转回现实,24岁的女老师雪小爱,和15岁的初中生小狼,再次被敬业的新浪编辑推上断头台,在一片叫骂声中持续热恋。重压之下,原本没那么亲密的关系,反而被挤压得严丝合缝。男孩不上网,不好说,女孩若对这段感情有过怀疑,被这么折腾一次,肯定更加坚信——哈利路亚,介是上天给咱的考验呐……
  回头翻书,大多数耐得住岁月的爱情悲剧,都是被外力一步步逼出来的。
  本来已经有点含糊了,蔫儿了,犹豫了,需要爱的证明了,现在可好,哐当一声巨响,现成的证明从天而降,论点论据,相关史料,各路专家学者齐上阵,收拾收拾就是一篇旷世论文——顶住压力,真爱无敌!
  何必?
  支持褒扬,就能保证白头到老?
  批评谩骂,就能遏制感情滋生?
  想让他们分开的,晾着,现实残酷,三年高中,四年大学,转眼七年,别说他们这情况,一般人能撑得下来吗?
  支持他们在一起,晾着,让时间证明一切,连这道坎都能迈过去,下半辈子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寻常伦理,在真爱面前基本没用,先别急着骂人嘛,您想,伦理是谁定出来的?人类。爱是谁制造的?上帝,你以为老天莫名其妙在你脑子里设置脑垂体和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神经中枢是干嘛的?跟多巴胺和肾上腺素讲道理,那不是瞎掰吗?用人类的规则PK上帝的规则,怎么可能赢?即使咬牙退了一步,选择分手,也会变成一世的遗憾,白发苍苍追忆往昔,眼角少不得两行清泪。
  结案陈述:我相信,这事对他们双方,都是一辈子的回忆。甭管过程是苦是甜,结局是喜是悲,既然不顾一切地爱上了,那就趁事情还没变得太丑陋之前,用心去记住那一刻的感觉吧。老了等孙子问起来,也敢大言不惭地说爱过。
  人这一生,要连这都没感受过,那就真是白活了。
  可怜男孩的母亲,不定得恶心成什么样,只能苦笑着安慰她:一百年前,15岁已经能当俩孩子的爹了。
  最后提一个相似案例,美国,也是差不多的情形,女老师最后入狱,罪名是骚扰未成年人,学生等她数年,出狱之后集体狂欢,结婚了事,当时的盛况,就像把一千万个万圣节挪到了一个瞬间……

PS:谢绝推荐,谢谢!!!
Thu December 14 2006 15:40:17

拔刀诀
从天才到马仔就一步

冯唐的《猪和蝴蝶》,我花7块5从特价书市上买的,原价15元。原价肯定不买,半价不妨看看,说明我还是高看他的。举例来说,我这样从十几岁起疯狂迷恋武侠小说20余年至今,天下武侠看遍,欲求一未看而可看新书不可得,却不会对温瑞安新出的什么什么看上一眼,虽然以前也被他的《逆水寒》迷惑一时,可除此外,即便是特价到0。001折,也没有兴趣从口袋里掏出一毛钱(我说一毛钱是因为现在一分钱还真是不大好找)。为什么?因为被他恶心着了。
   当年我从新浪读书看连载,看完了冯唐的《万物生长》,有点象当年初看王小波的兴奋——老子又有书看了。那冯厮1971年生人,还有不少活头,八年学医,医术不好说,把自己搞个身体倍棒应该行吧,又从商,小钱是不缺的,以此类推,怎么也不会象王小波那样英年早逝吧。
   《万物生长》毛病不少,结构故事一塌糊涂,但是语言好,看得出来作者是从小好读书读了不少书的孩子,按他自己的话讲下过“幼功”,那些文字类似钱钟书的话从王朔嘴里说出来,谁的风格都有点但谁的风格都不是,是冯唐自己捣鼓出来的。这书不能全本看,而是要一章一章,或者把一章切成几截来品,风景虽小但风光无限。搁一起就不好了,一桌席,红烧蹄膀,清淡小菜,燕翅鲍鱼得搭配着来,而冯唐显然就一道,材料可能是鲍鱼,可十几个菜都是鲍鱼肯定吃恶心了。
   冯唐是个天才,但是太聪明了,而且忍不住把他的聪明每时每刻显摆出来,就露出聪明里的小来。天才不过是老天给你的一块好泥巴,能不能烧成青花瓷摆进故宫或者苏士比拍卖台,那要看工夫。
   现在已经有了这种苗头,他的第二本小说《十八岁给你一个姑娘》已经把《万物生长》的有趣稀释了,据说要出的第三本书叫《欢喜》,《欢喜》是什么呀,他从箱底找出来的18岁写的小说,丫真能攒包。海明威牛吧,生前楞是不敢把写好的两个长篇《伊甸园》、《海流中的岛屿》拿出来见人,可是冯唐还没死已经把自己跟天才一个待遇了,不知道将来他还能不能找到幼儿园写的日记出版——如果他幼儿园就识字的话。
   虽然这么说,其实我还是高看他的,就凭我肯花半价买他的书。在我看过他们作品的活人里,这个比例一成都不到。
   《猪与蝴蝶》的大多数还是好看的,比如“男人长大了就变成有壳类,喝了二锅头才敢从壳里钻出来”。就是封底上印的几段话不免让人产生剧烈生理反应,诸如“这一代人的经验因为冯唐的抒写重新变得神奇。这是具有真正意义的欢乐、自由和战斗精神的精力充沛的文字。”“王朔聪明,王小波智慧,阿城文字工夫独步,冯唐集三人之长。”“弃医从商的冯唐一枝鬼怪笔始终运用从容,如武者剑不离身……”——够了,再吐就剩胆汁了。
   敢把这样的话印上去那是需要韦小宝的脸皮的。说这些话的人都有名有姓,不过我从来没听说过——李敬泽,据说靠豆腐块成名的小品文写手;石涛是经销商,夸产品王家婆娘之常情;盛可以和胡赳赳是被冯唐赞过的文学青年,在这投桃报李。
   从《猪和蝴蝶》里的几篇文看,冯唐把自己扔进圈子里了,北京那个小圈子,那么一小撮人,什么艾丹,张弛,狗子之流,文学女青年拼命往里挤,挤进去感激涕零,一水的高人大师呀,可以尽情瞻仰,虽说这些所谓高人拿出手的东西砸不出屁大个动静。
   在一篇小文《饭局及酒及色及一万里路山河及二十年来文章》中,冯唐称艾丹为“艾丹老哥哥”,谀词如潮,一副大圈帮马仔初见大哥“以后小弟就跟你混了”的眉眼。
   如果他是单为多结识几个文学女青年去的,说不定还有救。
Sun December 10 2006 12:42:21

feifei-run
那些疯情万种的岁月

最近迷上了冯唐的小说和随笔,一个典型的京味调侃中年作家兼医学博士,完美的集合了王朔的痞子味儿和王小波文字的趣味性,还有些许亨利·米勒的味道。作者具有深厚的古文化素养和丰富的历史知识,文中信手拈来的对仗工整句句压韵的段落比比皆是,但又充满了调侃,读来朗朗上口很是享受。
  
  文章中有不少所谓的粗话诸如“傻屄”和“牛屄”什么的,但我认为这正是作者区别与其它那些假惺惺的伪君子的最可贵的地方。正所谓嬉笑怒骂天下事,胯下胸前世间情,最市井最粗口的语言蕴涵着最牛逼的哲理。我们看的太多了一本正经虚情假意道貌岸然装腔作势,我们应该需要这种不同的粗砺的文字来释放自己,或者说回归本真,丫不就俗人一个吗?装什么呀?
  
  现在的社会是个浮躁的社会,大多数人都活的很累,很虚伪,处处装孙子认大爷,像一只迷途的羔羊在声色犬马里横冲直撞上窜下跳左冲右突,失去方向,丢掉自我,然后归于平庸,最终变得无奈,依赖白色中南海和红星二锅头来麻醉自己,花花绿绿的A片再不能让自己勃起。人们缺少一种回归自我的真,一辈子干着自己该干的事儿,而不是干着自己爱干的事儿,日日奔波,夜夜失眠,这可真悲哀。
  
  我想多读读这些文字是很有必要的,至少它能让我们多认清点儿自己。
  
  冯唐最著名的是万物生长三部曲:即《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和现在正在写的《北京北京》。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描述了成长的迷茫、困惑、快乐、忧伤还有对异性的渴求。叙述方式呈跳跃式的发展,回忆、现实、将来交错进行,一个人的前世今生就这样跃然纸上。是的,曾经同桌的她多年后再看到时正掀起衣襟给怀中的儿子喂奶,只有记忆是清晰的:“我和朱裳第一次见面,就下定决心,要想尽办法一辈子和她耗在一起。十七八岁的少年没有时间概念,一辈子的意思往往是永远”; “我在朱裳关门的一瞬间,瞥见她身后,阳台上,她白底粉花的内裤随风飘摇”,这些忧伤的句子在回忆的风中飘,恍惚而又真实。还有很多酒肉哥们,他们爱挤脸上的青春痘,他们臭袜子脏内裤搅在一起让宿舍充满生活味道,他们痴迷于日本A片港台三级片和英雄本色,他们见到心仪的姑娘会满脸通红或死皮赖脸,他们啤酒喝不够一箱决不会爬墙回宿舍,他们写一些滥情诗歌,他们在厕所档板上留下各种或写实或抽象的人体艺术画,他们嘶吼着张楚的“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何勇的“姑娘姑娘你漂亮漂亮”天天我摇你滚的。
  
  可是如今,他们像你一样,早上揉揉惺忪的睡眼,抚抚蓬乱的头发,走进刺眼的阳光里,挤地铁赶公车去上班不能迟到。
Sun December 10 2006 12:40:05

<<< 1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