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留言簿

写留言 | 冯唐文字
留言簿共有1263 篇留言
<<< 1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64 >>>
261 至280
铁马冰河
《18岁给我一个姑娘》读后感

起这个题目时,我犹豫了几十秒,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人在用读后感、观后感之类的名字,这个名字我好像也是很久都没有用了,一写这个名字,我感觉又像回到了中学,甚至是小学的时代。现在人们更愿意用“评论”这个词,影评、书评、时评,观后感、读后感只是你自己的感觉,这个张扬个性的年头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关注别人的感受的,不过你要是愿意对别人的作品挑三拣四、评头论足、指桑骂槐,倒是会有不少人愿意看看,如果能由此再挑起个论战、笔战、口水战五的,那就更能吸引众人眼球。所以我极其自以为是,抱着哗众取宠的心理,决定用读后感这个题目。
  我十分诚恳地向看到我这篇文字的人推荐冯唐写得这本书——《18岁给我一个姑娘》(也不知冯唐这个名是不是他的笔名,看到这名字让想起了“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典故),原因零碎而带有很强的个人好恶的色彩。第一个原因是因为那个不可复制的童年。作者长我十一岁,而我们童年竟有七分相像,他在书中写得许多事我也曾干过,打架玩火、调皮捣蛋、虚凰假凤,甚至连地名环境都如此相同,团结湖、朝阳公园、地下室、防空洞、院子当中的水泥台,只不过他的年代比我的更久远,更彪悍与原始,我甚至在读这些文字的时候,曾有一阵恍惚,作者也许就是曾和我一起年少轻狂、肆意飞扬的发小中的一员,在读过作者简介与看过他的照片后,那怀疑被否定后,那种感觉还是总会在阅读这篇文字时附上心头。我相信那样的童年以不可复制,而且已一去不返,现在儿童的童年早已面目全非,在我看来他们甚至都不曾拥有过童年。
  第二个原因,就是那种简单,那个简单的年纪,那个简单的岁月,喜欢就是喜欢,厌恶就是厌恶,不用那么多的踯躅与犹豫,没用那么多的瞻前顾后,清纯如水,裙角飞扬。
  第三个原因也是我最为推崇的原因,这本书的风格与手法是那种我一直追求的,那就是用喜剧的手法与形式表达一个悲剧的主题,让人们忧伤地微笑,心酸地快乐,那是一种其实挺事事儿的感觉,搞不好会被人看作无病呻吟,那种劲劲儿的感觉我一直拿不好,所以一直不敢使用,不过我不会放弃。
Sun December 10 2006 12:34:19

fanfan511
一流、二流还是下流

简单的说,是一个男孩的成长史。稍微复杂的说,是爱情故事+医学基本知识+零零碎碎黄段子+男生宿舍生活逸事混合而成的小说。感觉前半部比后半部有意思。语言是一流的,情节是二流的,有些段子是很下流的。
  
  一些对话长,深沉,逻辑性太强,不够口语化,虽然精致但雕琢痕迹明显。但总的来说小说还是值得一看,生动有趣,绘声绘色,有些地方语出惊人,相当引人入胜。现在的小说怎么才能写的色而不淫呢,《万物生长》虽然可能称不上典范,但可以作为范例。
  
  看看他写初恋。
  
  “高中的时候,她坐在我眼角将将能扫到的位置。如果她是一种植物,我的眼光就是水,这样浇灌了三年,或许她从来没有想过她如此湿润的原因。
  
  我很难形容这三年中的心情,有时候想轻轻抱一下,有时候想随便靠一靠,最终都一一忍了,心似乎一直被一汪不旺却不灭的小火仔仔细细地煎着。听说有一道味道鲜美无比的猪头大菜,做法早已经失传,行家讲关键是火候,那种猪头是用二寸长的柴火煨三天三夜才做成的。每隔半小时添一次柴,一次只添一根柴火,三天三夜之后才熟。三年高中,一天一点的小邪念就算是二寸长的柴火,三年过后,我似乎也应该成熟了,跟猪头似的。”
Sun December 10 2006 12:32:08

入幕风铃
[灌水]呵呵偶最近在看的....


1.看李敖,去凤凰卫视看你才能分得清,龟儿子跟王八O. 看中央4,只有王八O,没有龟儿子.

2.看冯唐.我敢肯定,喜欢古龙文字的人也会喜欢冯唐,同样的精简,有力,幽默,略加上点色情.他的文字,玩得太炫了,尤其是标点符号.我现在对他,就2个字.迷恋.

3.看于丹.最近她很火,程度已经超过了当年的易中天,易中天看完她的节目后评价,她的节目像坛醇酒,度数略高,不胜酒力者慎之.而我的感受是受益良多,当孔子的思想怦然入心的刹那,感觉,好像在揭新娘子的盖头一样.接了一个又一个.爽到家了.同时也发觉自己越来越像个男人了,像个成年人了.

4.看郭腾尹.在教育1台,东方名家看的.他讲得是团队的力量,讲得很不错,但算是商业培训,只有5讲,想听后面的,呵呵,当然要花钱了.我上网上找了找.听一套讲座居然要7700,当然,明罢着是钓大头的价儿.不过,一套盘好像也得要几百.他与于丹有相同之处,是他采用论语做中心思想,再用大量的事例,来具体说明,前4讲都是如此.其实偶想说的是,有些人花大价钱去听商业培训,到头来听到得只不过是包装过后的论语,更有意思的是他还认为自己取到了真经.实质上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但从第5讲开始DISC性格测试.我到是挺想听的.

5看大国崛起.中央2播的纪录片,讲得是萄.西,荷,法,英,德.日,俄,美.的发展史, 看别的国家的历史之后,要能对本国的历史产生一些反思.这才是最重要的,中央2能播这种片子,偶们就应该感觉很欣慰了.网上下载点还是挺多的.反正偶对欧洲15-19世纪之间的事件印象还是挺混沌的,就当补课了.


天哪1点了.睡觉了.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
Fri December 8 2006 04:52:30

aladdin1001
英雄末路,美人迟暮,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但是更加痛苦的是和英雄美人最亲近的人。
 -- 小说家 冯唐 《你到底爱不爱我》

 作家有很多,一个个都很正统,写的作品也举不胜举,其实好多都没有看头;就是这样的一些不入流的作品和作者,让人们对文学艺术有了偏见,认为文学是最没有意义,最娇柔做作的玩意儿。对于那些由于种种原因,误解了文学和艺术的人们,我只能感到遗憾;最好的文学在哪里?她往往在民间,而不是皇宫,经过时光的洗礼,最后发射钻石的光芒,我们要细细寻找。

 艺术来自创意和想象力,而不是规范,在当代的中国,我曾经偶遇了一些写手,真正理解并热爱文学的写手,他们的文字是真正的文学艺术,因为其中有情,有才能,有感觉。好的文学,其实就躺在图书馆了,等你去发现;现实中,你也可能会遇见,当你读到活着的写手的好文字,你会感慨,优秀的作家并没有都死了,他们正在写作。
 当我在1998年读到王小波的杂文时,他其实已经死了;但我每次读到-情人-,读查良铮的译诗,还有卡尔维诺,我都会想到他;他的那篇-我的师承-,应该算是中国新一代文学青年的启蒙读物,一流的作家有时并不享有一流的声名,这是他说过的话。
 文章和小说要写得好,的确要才气,王小波不算是职业写手,因为他不是作协里的人,他自由撰稿,自由职业。像这样的文坛边缘人很多,有些就更厉害,自己有一份好工作,写作只是爱好,但也写出了专业水平,冯唐就是一位。如果你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可以先GOOGLE或BAIDU一下;冯唐做过外汇交易员,商业咨询经理,现在还在大把大把地赚钞票;说句实话,这些没有创意的活,换个资质平平的人也可以搞定,但他写的小说就不是谁都可以写出来的,我看了他的-18岁,给我一个姑娘-,那不是强,是超级强!把一个混混写成一名诗意的文学青年,我真是服了他。冯唐,好样的,等你的下一部好小说。
 有一名女生也很牛,她是一名记者兼摇滚乐手,同时写很不错的小说,我在她的博客上看了好些篇,印象最深的是讲一个恋爱故事的-寻找阿良-,典故来自圣经中雅歌的-我的良人-,故事中的女主角费尽千辛万苦要找回失去的爱人,绝不放弃,有一句话,很有才气,是这样说的:-我勇往直前,凭籍着爱情,藐视时光与死亡-;可能我记错了,但原文的震撼力绝不逊于这句。吴虹飞就是这样一个牛得很的MM,现在南方人物周刊供职,我一直没有在书店找到她的系统作品集,但看一篇是一篇。

 文学是什么?文学不是讲道理,她首先是艺术,她需要的是一种原始的生命力和想象力,她也不仅仅是一个故事,她是一种感情,还有一种难言的感觉;作家并不重要,他写出的东西才重要,就像诗人的声名顶不过他的一首好诗,数学家以他证明的定律向后人展示自已。
 -所有的火焰都带着激情,可光芒啊,却总是孤独-, 西班牙的这位诗人,名字很难记,但这句诗,却朗朗上口,意境悠远,好记的很。

 7-21
Fri December 8 2006 04:51:38

半块小饼干 | june_1123@hotmail.com
有见解的大多无趣味,有趣味常常少见解,有知识的很少有思想,有思想的十之八九缺少必要知识支撑……

这地方真好~~看评和看书一样畅快淋漓,过瘾!
Thu November 30 2006 03:44:05

wulala | wulala@hotdog.cunt
对于大多数所谓的文化人来讲。可以看他们写的东西,拍的照片,导的电影。
但别和这帮孙子绞到一起。
Wed November 29 2006 06:20:14

9527 | bobgorky@yahoo.com.cn
觉得可惜,挺好一小伙子,文字能写的那么淫荡,怎么就沦落到做咨询去了呢?
我是某个冬天温暖的下午在人大的图书馆放杂志的那间偶然看到节选的<人体>
谢谢冯唐,没有你,就没有那个在寂静图书馆里享受无比愉悦心情的温暖下午!
Wed November 29 2006 05:24:07 - 深圳

云海川流
冯唐是谁?

Google是个好东西。确切地说,搜索引擎是个好东西,总会把意想不到的惊喜带到你面前:当你想找A的时,B却出现在你的面前。于是,原本想走的直道,就变成了弯的。这,也许就是生活的精彩与新奇,好像阿甘捧着的那一大盒巧克力。

想搜一些关于咨询的东西,却搜到了冯唐。很少光顾文学书籍的我,如果不是这样诡谲的机缘,真是难以想象如何在如山似海的中国文学堆里翻出这个名字来。非我找冯唐,乃冯唐找我。

冯唐出版小说是迟早的事,幼学功底相当扎实,若干年积累的笔记,若干年写作的酝酿,纵然是医学博士+留美MBA+MCK顾问,都无法阻挡文字的喷薄,文学人冯唐的出现。联想起Gallup的“才干”一说,“才干是你油然产生并贯穿始终的思维,感觉或行为模式。”这就是他的才干。

生在皇城根下,脑子灵光,这是先天优势;接受精英教育,积累深厚,这是后天得道,如此这般将这位“文坛外高手”捧上台面。因为书看得足够多,肚里墨水喝得也饱,高智商人群里混得够久,再加上古今中外大家名家啃得不少,下笔千言,信手拈来:积累到了一定水平,也就可以写诗作赋了,换句话讲,就叫创作,想不写都不行,就像冯唐一样。

把文山塞进脑子里,把词海装进肚子里,只要不变成八股文匠,都是件好事。所谓文学积淀,其实反映了一个人思维的精密细致程度,能用多少不同的词来表达同一个意思,或者把平淡无奇的事写得波澜壮阔,这些都是本事,不佩服不行。《18岁时给你一个姑娘》就是这样的小说。即使不是北京人,不在北京长,年龄也差将近一代,但是却一点也不影响阅读。成长中的纯真,狂妄,青涩,甜蜜,都可一一体味,感同身受。

第一次吃糖的甜味,绝对胜过任何高甜度的东西,就是因为是第一次。过去常常认为自己对以前的事有失忆症,这本小说就是药引子。

复杂的东西变简单,相对容易,用“奥卡姆”牌剃刀;但是要把简单的东西变复杂,就要点功夫了。好的小说,适用于这条标准。
Sun November 26 2006 15:49:32

霍博
也许这就是生活

冯唐是真的火了,他是应该受到这个待遇的。在一年半前,冯唐在出现闹哄哄的天涯论坛开始贴《18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那时候,在天涯上认真看小说的人已经很少了,那早成为了拍砖、掐架的好地方。而冯唐的“在协和医科大学学医八年,获医学博士学位,论文涉及妇科肿瘤的隐秘起源。赴美学商二年,获MBA。”这样的身份却太能钩起人的好奇心。就这样一些潜水已久或者忙着拍砖的新老同学们多少都仔细了这些文字。从那一刻起,我们就知道冯唐注定将带着他那一身狡黠之气杀向乱七八糟的图书市场,并在中间冲出一条血路。即使书里的那些成长过程中的琐事和噱头并不稀奇,但还是很容易的把他和那些小屁孩散发着忧伤的“青春文学”区别开来。
  他这个妇科博士和洋买办身份也让人常想起王小波,图雅。太多的高手都和中文这个古老的行当没有太多的关系。冯唐身上尽管能看得到王朔,王小波的影子,但他又轻易的跳了出来,对于躁动青春里的奋不顾身,同为北京土著且年纪相差不大的石康作品里的气质可能与他更为接近。只是冯唐有着更干净利落,明快犀利的北京土话,比石康更加的叽叽歪歪,更加的自恋且充盈生猛、诡异之气。就像黄集伟曾经说过“谁都有过青春,可谁的青春也不会像琼瑶小说那样纯净与单一。”在《万物生长》里他用着医学术语插科打诨、贫嘴滑舌讲述着医学院里的这些高智商动物被挤压的青春。在那些直言不讳的性段子里,在那些福耳马林浸泡过话语里,冯唐轻松的进行着文字的狂欢。
  而比起石康的《晃晃悠悠》里的阿莱,《18岁给我一个姑娘》里的朱裳显得飘忽得多,这个名叫秋水的男主人公爱得更多的显然是他自己和那些无所畏惧的日子。虽然秋水也爱拿自己开涮,但下面隐藏着的确是更深的自恋。在这两本说小说里冯唐显示出来的臭贫和卖弄学问的能力,让无数人都见识到了他的幼功深厚,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
  也许很多年后,我们会老得记不清楚这两本小说的人物,剧情。但是有些话,我想是应该刻在大脑皮层的最深处。“别看我长得像个杀猪的,其实我是个写诗的。”“生命妈的太短了,比小鸡鸡还短。”
Sun November 26 2006 15:40:04

单正平
2005年翻书大约在三百种以上,总体印象是:有见解的大多无趣味,有趣味常常少见解,有知识的很少有思想,有思想的十之八九缺少必要知识支撑。感觉比较好的是北京新锐作家冯唐的随笔《猪和蝴蝶》(作家出版社)。李敬泽评他在七十年代作家中属第一。有人说他“贫嘴三流,叙述二流,每每关键时候的意象一流,至于文字魅力,绝对独步天下。”如此评价也许失当,但他的文章确实能集见解、知识和幽默俏皮于一身。比如评张爱玲:“张爱玲是个异数,你可以不爱读,但是挑不出任何短处。张爱玲巨大的旗袍阴影之下,新锐女作家不脱,如何出头?”真是妙语!他批评中国文学的短文大多如此,只有百把字乃至几十字,但常有不同流俗之见。近十年来,可以与之媲美的批评大概要算庄周的《齐人物论》。
Sat November 25 2006 14:09:04

荷花
来看看你
Sat November 25 2006 13:01:02 - 海南

下山虎
人这个东西都自恋的

撕开脸皮说实话,人这个东西都自恋的,我已经快要到了恶心的地步了。我被自己这个毛病困扰不已,就像屁眼正中间长了个斗大的痔疮,职业还偏偏是坐台的,虽然坐台不是一定在台子上坐着,但至少要时常坐着,所以当它想使你难受的时候,你根本摆脱不了。

一般来说,无知者的确无畏,比如欣赏不了文字之美的文盲,拿鲁迅文集垫了桌脚还嫌不够稳撒了酒。比如我表弟,靠!两万八买了个笔记本电脑天天只翻扑克牌,键盘缝里面时常掉出来烟头,瓜子皮,臭袜子。用冯唐的话说:花间喝道,焚琴煮鹤,吃西施馅儿的饺子。这些人你要想震撼他一下,除非你以一敌五喝翻他一票,或者买个八万二的笔记本电脑拍核桃。像我这种人,标准不太高的话还算小半个文化人,即便自恋,适当的时候有人跳将出来,狠狠的拍一板砖,还是非常有震慑作用的。

比如最近就被狠狠的拍了一砖,拍得我痛哭流涕,捶胸顿足,哭爹喊娘。我一直认为,白话文无论是内在的意境,还是外在的优美,永远也达不到古汉语的水平,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满篇充满生殖器官的京味儿贫嘴,竟然也能贫的这么优美,这么耐人寻味,让人惊喜不已,赞叹不已,转而自卑不已。这人叫冯唐。

老周是个流氓,是我在QQ群里认识的 整日无所事事拎着板砖四处晃悠,路见太平就上去磕两下,争取能兴些小风小浪。自己写不出什么能让人留下印象的作品,但评论起他人的书或者电影,绝对是一把好手,网络上没几人能出其右。所以我上了豆瓣,时常会去看看这家伙最近在搞什么有趣的事情。因为我没那么多时间到茫茫书海打捞精品,所以听人介绍最省事儿。于是就看到他力荐冯唐。一般来说,像这样的流氓,除非你答应他每周请他喝酒,或让他十分佩服,否则是得不到他一个字赞扬的。可他四处卖力的把冯唐往外推,而以冯唐的生活圈来看又断然不会天天请他喝酒,所以我一定要去看看谁把这人给收服了。

冯唐名头颇多,是北京协和医科大学博士,又跑美国拿了MBA,却在麦肯锡做咨询师。用李敬泽的评价,是所谓“文坛外高手”。!他的《18岁给我一个姑娘》获得什么什么新人奖,《万物生长》这么优秀的作品出自2001年,5年过去了,拿个新人奖,您说都是什么人在当评论家?所幸的是他干脆就是“文坛外高手”,又不必拿奖项评职称,也不必在作协混职位,索性就像玩儿一样吧~~

最近一直在阅读,如果25岁才发现阅读多么有趣的话,我想还不算晚。其实让一个“文氓”(文学流氓)激发起阅读兴趣,是挺不光彩的一件事。不管谁激发的,爱上读书就是好结果。你若不喜欢阅读,那就去看看冯唐。如果看完了还不喜欢,那说明你与文字无缘,建议你去邮局订购2007年的《知音》吧。
Thu November 23 2006 15:36:14

半袋小饼干 | june_1123@hotmail.com | juneindex.spaces.live.com/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看的是《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好多年没看下来过一本整书的我在“五一”的几天里走到哪就把《十八》带到哪,还有对《十八》的解释——这本书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呀,封底书摘那几段并不是本书的全貌...唉...感谢小编、感谢出版社呀,让大家重新认识了我,让二十七年来一直给大家以老实本份孩子印象的我,被第一次误以为是在看涉黄书籍...
  然后就是马不停蹄的在按《十八》上的指示在卓越上买了《万物生长》还有《猪和蝴蝶》。顺便说一句,上班越上越懒,这几年俺的书都是网上买了,网评和对书的第一印象对我选书意义甚大,希望出版社注意。不过实话说,即使在书店里,俺也是凭第一眼去选书的,且不会选错!的确《猪和蝴蝶》是我这几年看过的最好看最过瘾的书,以前觉得《十八》就已经很高级了,可是《猪》更高级,哈哈,怎么说呢,每一篇都能得到通读一本的快感!
  然后就是现在看的《万物生长》。说实话,《万物》的封面设计可是真不怎么样,像是农业实用教材。不过瑕不掩瑜,皮儿烂了,瓤儿好好的也行。在我的影响下,售姐同事兼朋友也看了全套的在售小说,感谢我的成功推广吧~不过回应却说《万物》没《十八》犀利,不好看。可是我觉得不好说,写作时期不同,各有各的风采。
  早就看到网上有《欢喜》,可是一直没有看,因为我还是不习惯用屏幕阅读。没法子,不双手捧手仰在床上我就没有阅读感。所以由衷希望纸质读本早日面世~
  不知道《北京北京》最后是个什么样子,又希望冯唐能够彻底走出秋水的影子,又怕真的走出来了就不再是那个犀利的曾医科青年的冯唐了。毕竟这么多年,在文坛上,这么给北京人争面子的,又知识型、又阳刚型,骂人又不是那老三样的北京大爷的太稀缺了。
  最后说一句,看了冯兄的书对以往的人生观产生了一定的动摇。活着并不是为了什么,为了别人什么。为了成为花朵?为了成为天使?经历就是一种宝贵的财富,疼痛与快乐并存,这样才是一个完整的人。
Tue November 21 2006 14:35:18 - 北京

转贴:和菜头
12时,MSN上见到冯唐。问他小说的事,答应我一旦写完先给我看。但是他在网上连载,不知道会不会受评论的影响。他告诉我说,一旦开始写作,他完全不受控制。所做的事情只是他的肉身去完成打字而已,写小说并不是他,那东西在他脑子里是完全独立的一个东西,他不可能去影响。我没想到他居然能持久地停驻在那种状态里,希望他尽快完成,不要呆得时间太长,那状态不是个好状态。最后不皈依宗教的话,要么死于麻醉品中毒,要么就会自杀。
Tue November 21 2006 12:17:10

贾谬
超女干他娘,读读冯唐
  
  
  我很少去天涯社区的舞文弄墨,因为那里良莠不齐,鱼龙混杂。但我经常听说,舞文最近有出了什么什么牛人。
  我就是顺着这样的声音,去翻看了冯唐发在舞文的贴子,<<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冯唐注册的资料上写着:北京人,现居香港。我以为是一个刚出道的写手,为了在江湖上好混,便故意给自己贴了些传奇的标签。
  当我打开贴子,冯唐的文字像无数美女的小手,紧紧抓住了我。从来没有一种文字,能带给我如此新鲜的快感。我觉得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像春水中的鱼,冒着轻快的气泡。
  如此在你牙缝里塞满京味的文章,作者怎能不是一个北京人,一个热爱北京的人。如此好玩的一个人,怎么不可能“现居香港”,他现在住在火星上,我也信。
  
  
  不知什么原因,冯唐忽然在网上消失了。天涯社区的服务器很堵,<<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我还没看完。
  有一天逛书店,欣然发现冯唐的这部小说出版了。我立即解囊,用物质文明置换了精神文明。
  一卷在手,打开书页,就能进入一个快感如春风中的柳絮,漫天飞舞的世界。那种快感只属于青春期,它体格瘦硬,气质飞扬。茶前酒后,夕阳下孤枕边,展开书卷就能让你所有感官飞起来,就能让你忘却俗务,心生豪迈。
  
  
  冯唐说,他最喜欢的动物是猪和蝴蝶,他的首部随笔集也以此命名。似乎是为了向冯唐致敬,<<猪之歌>>和<<两只蝴蝶>>,从网络到街市,一夜间占领了无数人的耳膜和口腔。
  不经意,博客也像趟过男人河的女人,体态雍容神采丰韵起来。我打开百度,在万千博客中寻找冯唐,寻找他那绝色的文字。
  可惜收获只是吉光片羽,都是读过的东西。蓦然回首,却在老罗的牛博网发现了这厮的倩影。
  似乎一夜间,冯唐贴出了库存的十数篇文章。现在又开始了<<北京北京>>的长篇连载。
  热爱冯唐文字如我等,有福了。
  期待冯唐的<<北京北京>>和<<欢喜>>,如同期待一场美丽的约会。我知道我还将,为绝色倾倒。
  
  
  我相信千年后,冯唐这个名字,让后人想起的不是那个仕途艰难的老男人,而是纵横文字妙笔生花的北京才子。
  
  (贾谬/2006.11.18,北京)
Tue November 21 2006 09:26:18

好些评论在这里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223778/
Tue November 21 2006 09:10:54

刘书声
今年春节从广东回长沙时在白云机场的书店买了本叫《小说界》的杂志,准备用它来打发一个小时的旅途,其实当时买它主要还是因为春树在上面发表了新作《童年往事》。一个小时后,飞机从夕阳无限好的万米高空开始下降,进入暗如黑夜的长沙上空,而杂志业已粗略地读完,内容如同身边的白云骤然变成乌云,能分辨的东西淡得有些稀薄,经不起拿捏。
  
  大概两个月后,在网友毛小懋的博客看见他极力推崇一个叫冯唐的作家,号称王小波第二,是文坛外一名副其实的“高手”。我恨恨然,因为自己之前并无留意过此人。但也总有种陌生的熟悉,于是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哥哥哪里见过!”。百度一下才恍然醒悟,原来那本《小说界》重点刊登的正是冯唐的长篇小说——《欢喜》,不幸的是,我像农民刨地似的想了老半天,硬是没记起到底在“欢喜”些什么。
  
  我一直觉得叫“冯唐”这个名字应该压力很大,因为汉朝那个老头的阴影是无法没抹除的,所以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一个两千多年后的年轻人有如何的历经沧桑;与此同时,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他的确是个牛人,才能轻而易举地“冯唐易老”又或者“李广难封”。不信去看看他的履历:冯唐,生于1971年,北京土著。协和医科大学学医八年,获医学博士学位,论文涉及妇科肿瘤的隐秘起源。赴美学商二年,获MBA。曾就职于麦肯锡公司,从事军师或幕僚或师爷之类的工作。现居香港,供职于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国企。
  
  最近花了一个星期仔细地读他的《万物生长》。此书市场上少见,七月份好不容易在网上买了本不只是正还是盗的版本,一时竟兴奋地忘记买来是要读的,如同时髦的小姐上街意外发现件特中意的服装,买回来收藏在橱柜里,等过时了才想起还有件新衣服没穿过。只是,穿上身后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就是不觉得有多么漂亮。也不知究竟是自身条件有限还是物品实在是不行。
  
  北京人的确是天生的写小说的料,大概是《道德经》看多了,自然而然就运用了“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总而言之,能扯的他们绝对不放过,不能扯的也不弃不挠,那种誓不罢休的毅力跟二万五千里长征有得一拼。
  
  《万物生长》是一本关于“成长”的书,这是冯唐自己的本意,也正如他自己所说:“这部小说是个失败”,最初他“想写一个过来人的成长过程,后来只写出了一种状态”。在我看来,这个结论还不大实在,应该说是,只写出了一次琐碎的事件。整本书250多页,近18万字,按作者构思的初衷来说,“成长”似乎仅仅是一个意图表达的核心内心,可惜的是,事实不遂人愿。这次“琐碎事件”其实就是人体解剖考试前后那几天主人公秋水遇到了一个叫柳青的女人,然后是一些天马行空的调侃,加上一丝丝初恋的味道和些许刻板得如同毕业论文的所谓爱情。读者看见的不是“成长”而是“长成”,长得成为了“欠抽的样子”。
  
  我不知道冯唐是怎么被那些无聊得几近无赖的书评家或者书商定位为“王小波第二的”,就像当年余杰被成为“大陆的李敖”一样,让人乍一看心生敬畏之意,细品之后有种被骗想骂街的感觉。当然,说这些话,我并不是说冯唐的小说一无是处,起码他的小说在现在的中国文坛中,还是很值得一读的,比起那些整天靠名号吃饭绑着作协的合约欺世盗名的作家要强得多。接下来准备再读一次他的《欢喜》和《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相信不会令我太过失望罢!
Tue November 21 2006 09:08:53

只是玩笑
偶然看到冯唐的杂文。漏夜一口气读完。那感觉就是他自己说的,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象看了一场高妙的剑术或者舞蹈。看不清一招一式,一收一放,只觉得气场从爆炸中心一圈圈往外推。心里只留下感觉和印象。可是说不清击中我的是哪种姿势,哪个眼神。

我早就听说了冯唐。也看过他的《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不觉得怎样。那部小说,在我眼里,脉络清晰,思路明白,于是表达偏于平淡,结构变得松散。我的毛病是,我看得太懂的东西,就会觉得不甘心。就象是看自己的文字总觉得还可以更好的心理。当时想的是,哪天我也写本长篇来玩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那种的,不会比这本差。

但他的杂文确实让我晕了。但我不服气。我再读。

我按下录像带的回放键。我要看清分解动作。我想弄明白腰是往哪个方向转的,头是朝哪个方向摆的,双腿是并拢还是分开的,两手是放在胸前还是举过头顶。

看清了。我就笑了。就象是看完《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时那样笑了。冯唐的自我,从气场后面,带着牛皮哄哄的表情走了出来。

这感觉,当然可能不全面。因为我读到的,基本上是他评书评人的文字。但冯唐总是冯唐。我在他的评语后面,看到的总是那个一遍遍反省自我,一遍遍鼓励自我,一遍遍放纵自我,一遍遍苛刻自我的冯唐。所谓“文章千古事,七零尚不知”。冯唐,自然就是七零后的。就是那个想一辈子当流氓和怪物的人。就是那个在禁书和非禁书里都读到色情(他说是情色)然后立言说自己的十本长篇里要写一本禁书的人。就是在少年时光被文字祸害了以后发誓要用自己的文字去祸害下一代黑瘦少年的人。

是那个不能全心全意走黑道,也不能全心全意走白道,但是知道,“我还是忘记不了文字之美”的人。

我想说的是,这句话真的感动了我。
Tue November 21 2006 09:06:34

酒葫芦
冯唐,为什么80%的麦肯锡男人喜欢的电影都是教父? 难道麦肯锡和黑社会还有一道?嘿嘿.
Mon November 20 2006 21:47:16

;菽\╯ | ypaimg520@126.com
看上去好拽的人呀
我以后要能想这样也就心满意足了
可惜我还要苦读
何时是个头
何时才能结束
……
Mon November 20 2006 11:46:36 - 新疆

<<< 1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