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留言簿

写留言 | 冯唐文字
留言簿共有1263 篇留言
<<< 1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64 >>>
341 至360
王炜 | sinoash@yahoo.com | blog.sina.com.cn/u/1214794603
两天读完,生命中的感动,感谢您写了这样一部小说(18岁给我个姑娘),感动的一比,写得好的一比,一边看一边就看到了自己.

"你现在还小,不懂。但是这个很重要,非常重要。你想,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你没准也会问自己,从小到大,这辈子,有没有遇见过那样一个姑娘,那脸蛋儿,那身段儿,那股劲儿,让你一定要硬,一定要上?之后,哪怕小二被人剁了,镟成片儿,哪怕进局子,哪怕蹲号子。这样的姑娘,才是你的绝代尤物。这街面上,一千个人里只有一个人会问这个问题,一千个问这个问题的人只有一个有肯定的答案,一千个有肯定答案的人只有一个最后干成了。这一个最后干成了的人,干完之后忽然觉得真他妈的没劲儿。但是你一定要努力去找,去干,这就是志气,就是理想,这就是牛逼."

开头就让人读得热血沸腾,好象摇滚的开场,全篇行云流水,用文字好似音符,看的爽啊,舒服啊.一口气看下来,全身生理上的兴奋,毛孔张开,喉咙干涩,好象什么堵住了一样,这样好的文章不多.

谢谢作者
Sun August 20 2006 14:46:09

LUPOID
2002-09-13 22:24 评<你不可不读的中文小说>
还是孩子他妈说的对,该文作者“改不了的臭牛”!
所谓“中文小说整体水平低下有两点原因,第一是中国文字太清通简要,难负重”,“清通简要”不过是作者推重的“我的重要文字渊源“的并不是小说的《世说新语》中用以品藻南方人作学问的特点;以偏概全就不用说了,所谓”难负重“更是从何谈起!其国学底蕴大概也就仅至于此,左史庄骚学庸论孟也就不要提了;其层次大概就是从未碰过《管锥编》,而侈谈《围城》而已;其品味——唉,就单说古龙的小说哪部不好,比如说《七种武器》里的”孔雀翎“,讲朋友、信心和勇气,才是古龙的主题,也是古龙真正打动人的地方,他却偏偏说那”不可不读的“是《大人物》。
就看不惯这种轻薄为文的,有时间一一批来,批他个体无完肤!

2002-12-08 02:55 关于<万物生长>
不小心读了这位老协和的小说,才发现之前曾不小心评论过该作者的一篇短文。因此不由的再评点几句。首先我要承认,我是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万物生长》的,粗略统计读的过程中也开怀大笑了不下十几次,并不由的回忆起那段也曾走过的年轻岁月。作者文心轻浮、文字轻佻而文笔畅达,确实颇有几分才韵。记得当年的何老先生(也就是预言曹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何老先生)评价张仲景时说,“君用思精而韵不高,将为良医”。借用“思精”与“韵高”的话头来讲,作者的才韵可能妨碍了其学医的精思与砥砺。因此,可以预期他的未来可以被称为“某某总”、“某某博士”、“作家某某”,却永远不会再被称为“某某医生”。但是,他毕竟写了能够让我们一读而尽的文字,让我们笑过、并回味过那段年轻的岁月,我们还苛求什么更多呢?

2006-8-18 22:11 再读冯唐
也许是英雄凄凉闲处,也许是名花零落雨中—读者和作者都随着马齿加长而减了轻狂, 退了火气; 至少冯唐在他的CV里删去了博士论文所谓探讨”妇科肿瘤的隐秘起源”的辉煌历史(糊弄谁呐!), 而读者也在其口角便给和笔墨酣畅中重温似曾相识的18岁+/-SD。
Farewell.
Sat August 19 2006 06:19:51 - LA

tom .... for USA
please call the unber in the tab



1 .永远的劳伦斯
2 .文字趣味
3 .金大侠和古大侠

..............
...........
........
...



thank you 冯唐



tom CT.
Fri August 11 2006 04:28:35

猪头 | lastiger.iiu.cn
博的很早,
那就是早博/勃了吧。。。
希望不要早懈吧。。。

看到欢喜上了网,忽然觉得,真的写者敢把自己的小说全文上网。
因为有那个自信。看完了也得买一本存着,不然心里不塌实。

我的猪与蝴蝶借给朋友,被他丢在去茶马古道的路上,不那么浪漫的说,是去成都的飞机上,想必和呕吐袋等杂物一起进了垃圾堆,又或者被哪位美丽的空姐领养去了。第二本放在前爱人的床头,连爱人一起都无法索回了。

聪明的人都懒惰,但是勤奋的聪明人都招人讨厌。

继续懒惰吧,那就。
Thu August 10 2006 12:29:37 - 香港九龙

nana
终于有更新了~~~
Tue August 8 2006 05:39:41

韵律原色
05年的文学里热热闹闹,名家们都没有沉默的样子,纷纷奉献作品,或许因为喜欢点特别的东西,冯唐的名字还是在心里留下了记号。平头,小眯眼,一副书生样子,他就是冯唐。被称为文坛外高手的他的确有着不凡的经历。单单从这个笔名中就看出个不简单来。其一《史记》里讲,冯唐跟皇帝说:“臣不知避讳,不知忌讳。”冯作家认为史记里的这个人一直处于边缘状态,他一直没有大红大紫。这一点冯作家最喜欢。其二王勃《腾王歌序》里头“冯唐亦老”。冯作家自己对这个“冯唐亦老”的态度是促进自己。他说:“因为其实写东西是一个有一些技巧,或者是自己的感触,自己的建设。提升如果慢一点的话,你很快就老掉了。就像谁说得,你把这些东西都会了,自已也就快死了。也逼着自己赶快珍惜时机,多做点事情。”除了名字,冯唐的经历我倍感吃惊,实在应该用这个词来说,一个医科的博士,居然改行了,不敢想像。从他的身上看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的行业转变一样可以证明,学什么不一定能用上。我时常想着儿子将来的前途问题,总想在他将来的专业上思索一下,现在看来那就是自己先衰的表现。想到冯唐,有时脑子里也冒出鲁迅,和今年最昂贵死亡的故事,这也就是脑子的一闪。那么这个冯唐今年最值得大家一提的就是他的《18岁,给我一个姑娘》开始的时候说许多青少年在书店里都不敢看它,好像是怕触碰那个字眼,其实是什么呀?是写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在生长中首次对异性乃到至周围事物变化的心态问题,看他的作品,有感于当年突看王朔的作品,有一种洗尽铅华,撞击心灵的感觉,他的出现完全可以看做文坛之外的暗香。实在拿不出一个词作为他的符号,让网友的评价给他一个不合适的定位吧。“冯唐,医术三流,做生意二流,讨美人欢心一流。至于文章,必能横行天下。”
Fri August 4 2006 09:16:30

Romy
常跟人说,电脑屏幕上读东西,读不出味道来。
  安妮宝贝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印刷在书里面的字,显得比电脑和期刊里的,都要洁净细致。”作家的一大功德是把最微妙的感触形诸文字,当然,这只是她个人的体验了,我其实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讲也必然讲不清楚,但总感觉书上的字都是活的,一弄到屏幕上,都成标本了,没了活气。一到了网上,晴雯的头发都好像打上发蜡了,怎么挽都挽不动,鬓云也度不过香腮雪了。
  
但是博看多了之后,这种情况已经好很多了。
  最近网上发现这么个人,冯唐,也是新浪上的博,文章都是一次性放在上面的,没更新过,没什么人气。
  文章妙得不得了。 
  “小品文第一要小,篇幅小,少则一、二十字,多不能过几千字。小品文第二要有品,有性有情,妙然天成,“求之不必得,不求可自得”。小品文第三要是文,不是诗不是词不是曲,不谈韵脚,没有定式,天资烂漫,无法无天。”
  这是冯唐对小品文的要求,想必也是他对自己文章的要求了吧。我觉得他已经差不多做到了。
  一篇读完,叫几声好,好啊好,关了,下一篇……每一次动鼠标心里都想,读完了可怎么办?
  
冯唐有些文章的格局也未见得有多大,但文字实在太好。Beauty is its own excuse of being.
  他用辞下字都经过万般锤炼,风吹雨打沙尘暴,字字生猛。看他的文章好比一个好端端的圣殿,操起万卷诗书照头拍过去,訇然一声,天昏地暗,当尘埃散尽,剩一朵莲花袅然落在湖面上。
文章一篇篇下去读得多了,便发现此君原来也是个书痴,难怪文字这么好了。 
  “换上睡袍,掩上窗帘,就让世界和我之间是堵墙吧,墙和我之间是盏灯,灯和我之间是本书,书和我之间是一付渐渐变厚的眼镜。英雄有温柔乡可老,我这样的呆子,老于书乡已属至福了。”
冯唐还说文字都是童子功,少小多读多背多吃板子,老大必然一身功夫。我读书往往对照自己,看到这样的话,一是企慕那样的境界,心驰神漾;二是这个那个三百首都要一字一句地去下功夫背——俞平伯说过,诗词当然是要背的,这玩意儿,再怎么读也是平面的,背熟了就立体了。以前没人叫我努力,现在也无需徒伤悲,用功便好了。
冯唐找人刻了个闲章,“耽书是宿缘”,多旖旎的字句啊,就像旧王孙溥心畲的“月明满地相思”,这是董桥文章里说的,他自己也有,“董桥依恋旧时月色”……小资又怎样,我也想要一个那样的章。
  

“在我死后千年,透过我的文字,我的魂魄纠缠着一个和我同样黑瘦的无名少年,让他心如刀绞,泪流满面。我修炼我的文字——当文字如仙丹一样出炉时,我精疲力尽,我感到敬畏,我心怀感激,我感到一种力量远大过我的身体,大过我自己。”
                        —— 冯唐
Fri August 4 2006 09:14:42

在文学的多个渡船上成长
2006年2月《解放日报》报道:上海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作调查表明:青少年经常阅读的课外书籍的排名是漫画(26.76%)、科幻魔幻童话小说(21.29%)、中外名著(14.58%)、武侠小说(12.95%)、历史故事和历史资料(10.01%)和言情小说(8.95%)。

  这样的调查报告是否真实、全面反映了青少年的阅读
状况,我们可以存疑。但是,青少年阅读的“去经典化”现象比较突出,一些被视为他们的代言人的年轻作者的作品热销,应是不争的事实。几个年轻作者的作品频繁登上畅销书排行榜,其销量动辄十几、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从郁秀、韩寒到郭敬明,再到张悦然、可爱淘、明晓溪、郭妮……从《花季·雨季》、《三重门》到《幻城》、《樱桃之远》、《那小子真帅》、《麻雀要革命》……人以书名、书以人名,作者成为品牌,成为出版商疯抢的“印钞机”,青春文学一时大热。

  青春文学为什么能成为热点?因为其受众主要是大中学生,他们青春年少,情感丰富,思维活跃,乐于接受新事物,认知辨别能力不高,容易趋同,有一定的购买能力,是图书消费的主力军。他们需要那些贴近他们心灵,满足自己情感需求,愉悦自己的图书。郁秀等人的作品满足了他们这样的需求,所以会成为他们追捧的对象。这是青春文学“火”起来的内因。此外,出版环境的改变,媒体的关注等因素也在客观上起了催化剂的作用。

  就题材而言,青春文学类型正日益多样化。或描摹现实,或在虚无世界中闪转腾挪。前者多是反映校园生活,以写实见长,如《花季·雨季》、《三重门》;后者包括奇幻、武侠、悬疑惊悚、搞笑等多种类型,以想象力取胜,如《幻城》、《长安乱》、《地狱的第十九层》、“那多三国系列”。就作者而言,本土的作者吃香,外来的和尚也很受欢迎,虽然日本、欧美的一些青春小说引进后大都寂寂无闻,韩国小姑娘可爱淘却大获成功,出版方商业化的成功运作使她在中国也拥有无数读者。

  毋庸讳言,不管作者是否是偶像,现在畅销的青春文学作品缺点和优点往往一样突出。余华曾说若干年后,人们会记住自己的作品而不会记得《幻城》,我们可以向余华抗议:年轻人来日方长,不能拿您的现在和他们的现在比。但是,年轻作者对写作的态度让我们相信:他们的笔下难出经典。明晓溪日前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自己不在意读者是否觉得虚假,只要自己写的时候觉得快乐幸福,读者看的时候觉得快乐幸福就好。记者提出有不少人对这类畅销小说很不喜欢时,明晓溪说自己毫不在意,她说:“我写自己喜欢的小说,读者们也喜欢我的小说,而且市场反响也很好,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吧。”谈到自己在写作时受到的影响,她说琼瑶、亦舒、席娟还有侦探小说、少女漫画、电视剧对自己的影响也很大,尤其是韩剧。

  明晓溪很有代表性,她的想法代表了很多作者的想法,甚至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出版人的想法:只要能迎合市场就是好的,其他并不重要。我们对此感到悲哀。不过,值得欣喜的是,以张悦然为代表的部分作者,一直在认真地写作。还有很多作者,如许佳(代表作《我爱阳光》)、落落(代表作《年华是无效信》)、肖睿(代表作《一路嚎叫》)等,他们的写作也各有特色,其作品的艺术价值不逊于甚至高于那些极为流行的作品。他们更值得青少年读者关注。

  视野应该放得更宽。一些年龄稍长的作者(如被誉为“70年代文字第一人”的冯唐,代表作《18岁给我一个姑娘》)和一些早已成名的作家(如史铁生、韩少功等)的作品也应该成为青少年的阅读对象。远离喧嚣,摈弃浮躁,不为浅薄的潮流左右以致一叶障目不见森林,这样的阅读才是应该提倡的。

  而经典,经过时间淘洗留下来的,永不过时的,古今中外的经典,最应该成为青少年阅读的主体。那些经典的创造者已经作古,但是他们的创造精神不灭,创造成果不灭,攀登那些文学的高峰能使我们的精神成长,我们可以凭借对名著的阅读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愿借此机会呼吁青少年朋友,从这个暑假开始,读几本新书,同时读几部名著吧,让我们的阅读之旅更多乐趣、更多收获。
Fri August 4 2006 09:08:50

gzyf
谁将成为本世纪第一个文学大师?韩寒还是郭敬明?

那么进入到21世纪,文坛还能诞生新的大师级人物吗?当下,相比于六0年代,甚至八0年代作家群,七0年代作家群是最弱势的群体,这一代人曾出过卫慧、绵绵这样的美女作家,但只不过是徒有其表,玩个虚荣,卖弄花拳绣腿罢了,是难以担当起文学的重任的。
近来又出了冯唐、李师江、盛可以、赵赵、尹丽川等新秀作家,赵赵、尹丽川属于时尚一路,写个好玩,人家压根就没想那么多,什么大师、历史、时代这样冠冕的概念根本不在人家视野之内。李师江、盛可以才情平平,难成大气。
只有这冯唐头戴博士帽,手拿手术刀,一脚踏内地,一脚踏香港,最令人难以琢磨,负面评论也不是很多,似乎是未来大师的有力争夺者。然而看了他的小说,也觉不过如此,似乎是另一个石康的翻版罢了。至于慕容雪村之辈,以网络为战场扩大战果的网络作家,虽然作品还算卖座,但他们何曾真正地把文学当成为时代立言的武器了呢,只不过把文学当成了赚钱的机器而已。
写到这里,七0年代作家群几乎全军覆没。再看八0一代,郭敬明轻灵飘逸,“轻功”一流,但内力稍差,难免流于肤浅,似乎难以久长。韩寒、李傻傻、张悦然最具实力,但少年成名,定力以及生活的磨练不够,只能听得好,不能听得坏,缺乏大胸怀,若想成为大师必须经历“卧薪尝胆”。至于春树,完全是炒作的结果,省略不提。但尽管如此,八0一代作家群社会影响力还是蔚为大观,有着庞大的读者群体。
郭敬明、韩寒之后,二线、三线作者比比皆是,因为有市场,所以出版社也买他们的帐,似乎只要打一个“80后”,就是一个不错的卖点,书就不愁卖不出去。因为有郭敬明、韩寒这样的富翁偶像,一批批后来者前赴后继,飞蛾扑火,呈现出一派派繁荣景象。
相比之下,七0一代就可怜之极,没有几个叫得响的人物,没有几部人尽皆知的作品。最重要的还不在于此,当八0一代可以稳坐在家里拿版税赚钱的时候,七0一代还在为生存挣扎,即使是冯唐、李师江这样的准一线作家仍然没有达到以写作为职业的状态。
七0一代的文学青年都在做什么?作为体制外的一代,他们没有了稳定的工作,他们还没来得及适应,就匆忙上了路,这一上路,就停不下来。他们的理想就在这纷扰的俗世生活中,渐渐地磨去。他们何曾不想停下来,重新捡拾自己的理想,但生存的压力只能一次次让他们将理想暂时搁置。
八0一代是喝牛奶长大的一代,他们很早就被灌输进如何在残酷的社会竞争中生存的理念,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甚至他们还未踏入社会,就已经规划好了自己人生的方向,于是就有了韩寒、郭敬明这样的文坛神话。然而显而易见的是,他们其实尚未对生活有真正深刻的认识,他们是流于表面的,他们的作品很难让人再去读第二遍,这与他们的前辈作家相比,比如王朔,他们只是一群刚上路的孩子而已。
王朔引导了石康、冯唐甚至韩寒、李傻傻、春树的写作,从这些人的作品中,都可以看到王朔的影子,没有王朔的开辟,当代的中国文学仍然是谨小慎微的,王朔引发了一场革命,他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现在的王朔是多么的衰老,他的作品已经很难再像十几年前那样惊心动魄了。
王朔过早的衰落与他过早的出道有直接的联系,上帝从来都是将事物分成前后或者左右两半,你得了一半,就将失去另一半,过早享受荣华富贵,晚景凄惨者比比皆是,古往今来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相反,那些晚出道者却终于笑到了最后,他们的前半生用来吃苦,而将后半生用来抒写,并终于成功。比如,曹雪芹、海明威、亨利.米勒等等。
真正的文学大师从来就不是什么神童,在文学这条坎坷道路上,真正笑到最后的人,往往是那些历经磨难而矢志不渝的跋涉者,只有懂得痛苦的人才会真正懂得文学,真正的文学大师现在还未出道,但这样的人已经在你我周围出现,不管他是七0一代,还是八0一代,这样的人不爆发则已,一爆发终将爆发。
Fri August 4 2006 09:06:09

一九八四
不少人觉得我爱骂人。这其实是个天大的误解。我骂过人不假,但我也夸过人,而且,我夸人的次数绝对比骂人多。那他们为什么单记住了我骂人呢?我猜,可能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夸人多客套话,当不得真,骂人才见性情,才值得重视。这其实算不得偏见,联系我们的民族性格,长期以来,大抵倒是真的。然而如今时代不同了,夸人的话自然不能轻信,骂人的话同样需要细细甄别。为什么呢?因为骂人已经成了一条出名的终南捷径。你花很大力气,吹捧一个名人,不会有人理你的茬;但你要是豁出去,撒泼发癫,一口气骂倒哪个名人的祖宗十八代,那你的名字,很有可能一夜之间就出现在全国各大媒体的文化娱乐版上。说到我自己,甭管我出于什么目的,我对天起誓,我夸的都是该夸之人,骂的都是该骂之人。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



我唠叨了这半天,其实只为了夸一个人,确切地说,是夸一个人的作品。我唠叨的目的在于,让大家相信,我夸他,不是得了他的好处,不是想附骥尾出名,仅仅是因为,他的作品好,他是值得一夸的。这个人是谁呢?冯唐。别误会,不是“冯唐易老,李广难封”那个冯唐,而是一位新涌现出来的北京籍作家。稍稍关注书市的人,大概都知道他。他去年出的一部长篇小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地滚雷一样地炸遍大江南北的书市。我已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那本书的。我起初以为,它只是粗制滥造的青春小说中的一本,仅有一个让人喷血的书名,内容定然臭不可闻。因而只是远远地瞥一眼封面,仿佛走近一碰,就会熏坏我的鼻子。后来不意间看到一些评论界的大腕儿对它的评语,当然,褒贬兼有,但褒奖居多,而且,不论褒贬,首先一点,都承认它写得很特别,很有意思。这让我很自然地对它提起了兴趣。且甭管褒还是贬,单评论界认认真真对它发表意见,就足以证明它不是本寻常的青春小说。要知道,中国当下的评论家,对中国当下的青春小说的态度,一贯是不屑一顾。当然,我得承认,腕儿们的不屑一顾不无道理,确实,当下的青春小说里,99%都是垃圾。但不得不说,肯定存在偏见。难道其他类型的小说,包括出自许多名家手笔的,99%就不是垃圾吗?在一个开放的书市上,垃圾总是占绝大多数,这一点都不奇怪。



说回冯唐。我对《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提起兴趣,并不代表我会断然买回它。我是个谨慎而小气的人,花大价钱买回一本名不副实的书,会给我造成很大的伤害。我准备等它出现在打折书市上再买。不过,我跟这位作家,终归是有缘的。正在我对买不买《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迟疑不决时,我在学校图书馆发现了他的另一本小说,《万物生长》。作家的写作自然会常常发生变化,但出自同一个作家之手的两本书,总有相通之处,何况,这两本书还属于同一个类型、写于同一个时期。读了《万物生长》,我基本就能对《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的价值,作出大抵正确的估量。



读《万物生长》之前,我正在读金庸武侠。不得不承认,金庸武侠很吸引人,情节跌宕,悬念丛生。因而我读金庸武侠的过程,就像害了一场热病一样,日夜不得安宁,总想一夜之间读到结尾,将所有谜底都解开。正是有金庸武侠在前,我才更深入地体会到冯唐小说的难得。你相不相信,有这样一类书,从读第一页起,你就被它深深吸引,但你愣是不愿意尽快读完。与一口气读完相比,你更愿意一点一点地咀嚼,咀嚼几下,还会停下来回味回味,生怕漏掉它的任何一个细节,生怕对它营造出的情调和氛围感受不够深刻?请相信我,这样的书,肯定有,而且不少,因为在一个训练有素的读者看来,只有这样的书,才是真正的好书,而《万物生长》,正是这样一本书。这本书不长,不到二十万字,我已经读了两个礼拜,才读了一半,并且还嫌自己读得太快,需要再放缓些。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惊讶:书还没有读完,就迫不及待地写起了读后感。



我不准备复述《万物生长》的故事,写书评复述故事,是最偷懒最低级的办法。我倾向于作总体评价。冯唐的文字非常耐读,经得起推敲。这在文字粗糙化的年轻作家中,非常罕见,尤其难能可贵。从他的文字中,不难看出他的古典文学功力相当深厚。我的意思不是说他爱装腔作势。许多研究古典文学的老教授老学者,就很爱装腔作势。他们写起文章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端出一副不文不白的架势,好像那样就很有品位,比如周汝昌,年纪不大、爱装腔作势的也有,比如陈丹青。说实话,我对那副德性相当厌恶。他们不觉得,以那类语言写作的,其实就是半吊子,读了些古书,进得去,出不来,死在言下,古文功底不咋的,白话文也写不好,真是悲哀。我建议他们都谦虚下来,跟冯唐老兄学学。人家古典文学造诣极深,白话文也是一流。真正的行家,其实就该如此。比如说,胡适,再比如说,钱锺书。无论是文言文还是白话文,他们写出来,都可以作为典范。冯唐和他们是一路的。



只有文字好了,内容才会好,识货的读者才会深读下去。从冯唐的小说里,我看到了王小波的影子。他们不是一代人,但他们的精神有相通之处,那就是自由不羁,一派天真烂漫。写小说的人,大多熟悉昆德拉的一句话:小说是“道德审判被悬置的疆域”。但真正做到彻底摒弃道德审判的小说家,极少极少,就连号称“血管里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冰渣子”的余华也做不到,但王小波基本能做到,冯唐也能。王小波对中国当代文学史和思想史,都有着非常重要的贡献,但恕我直言,冯唐如能持之以恒写下去,他的文学成就,肯定在王小波之上。王小波的小说,以波诡云谲的想象力出彩,但在结构方面,匠气太重,时常会造成不必要的阅读障碍。冯唐的小说当然不是平铺直叙,但其结构要流畅自然得多,而他的想象力,却丝毫不逊于王小波。再者,他对文字的感觉,以及他对生命的体悟,明显要高于王小波。这是无法言传、只能意会的东西。这么说吧,王小波说到底是个思想家,而冯唐则是比较纯粹的小说家。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许多原来从医的人,改行搞文学,都能取得异常杰出的成就。最有名的,当然是鲁迅,此外还有郭沫若、余华、毕漱敏等。冯唐也算一个。鲁迅是半路出家,人家冯唐可是念完医院博士,再念完商学硕士,然后从文的——这样说很不确切,其实,冯唐到现在都没有职业写作,他仍在商场混。我觉得这种状态很可喜,以业余身份写作,一般比职业创作效果要好。提到冯唐的医学博士身份,是因为我有一个疑问:是不是解剖肉体的同时,会下意识地解剖灵魂?不然,为什么放下手术刀捏起笔杆,总能创下令一般作家难以企及的成就?
Fri August 4 2006 09:04:01

小活佛
在哈瓦那一生何求: 这是我看到的当代散文当中,最是不经意当中拨动你心弦的心灵之作。是散文当中的‘大智若愚者'"。我常常想现在的北朝鲜就是二十多年前的中国,那么另外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兄弟友邦"古巴呢?从凤凰卫视的记录片中,我看到了朝鲜的狂热,看到了朝鲜的倔强,但从这篇文章中,我却读到了古巴的悠闲,读到了古巴的舒缓。或者这是民族间的性格差别,又或许是领导层间的差别,不过对于普通古巴人来说,这些似乎都无所谓,现在的他们是快乐的,最起码,比我们大部分中国人快乐。
Fri August 4 2006 08:54:04

病人言心
杂文如果没有感觉可以不写。小说是积淀了好久的,应该是写出来了点吧?可以把片断发给大家看看嘛,哪怕成书后改得面目全非也好。
Fri August 4 2006 08:22:02

冯唐
你会不会拍低俗影片
比如以籍贯侮辱地域文化,
以近似面貌去侮辱想侮辱但不能直接
侮辱的人
以仪器和噪音去侵犯民宅
雇佣闲人造谣去污染别人居住空间
派一帮闲女闲蛋在居住区拉屎撒尿
派农村或外省大姐扯淡
Thu August 3 2006 02:16:09

Ayla
老冯,你的blog也不更新,作品也不更新,这个网站不是成了陈列馆啦
在哪里能看到你的最新作品啊,没有小说杂文也行啊
嗯,批评你一下,写的那么好,还不赶紧多写点
Mon July 24 2006 05:26:33

曾铮 | wszz231543@sohu.com
随笔看不见了,对于我算灭顶之灾.很多文章看了很多遍,已经养成习惯了
Sat July 22 2006 21:54:18

卖兜
呵呵,生活比写作重要嘛
Thu July 13 2006 05:47:31

芒草
矫情,就是矫情。
Tue July 11 2006 17:31:29 - 上海

喜欢,但不欢喜
闲话说到冯唐的照片,在这里看到的跟凤凰卫视里的完全是两码事,两个人。
Tue July 11 2006 13:01:45

意志,思想,精神
王朔的小说不错,当然也不是太好;写了这么多年,现在语言反而不如以前干净,絮叨的成份很多,已经让我觉得冗长了。

看得出来,王朔是想写出一个系列的鸿篇巨作,小时候主角叫方枪枪,长大了就变成了若干小说里面的那个方言。小时候方枪枪的女同桌吴迪,长大了就变成了《一半海水一半火焰》里面的女大学生。

惯常的好玩之处还是有的,但已经丧失了以前咄咄逼人的锐气,唉,崔健还没老,王朔却已经老了。

“再说这复辟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那就是小孩不许上学,不许吃饭,都去放牛、擦皮鞋、卖火柴。
复辟--那就是地主资本家这些大胖子都回来,从党中央到革命人民“千万颗人头落地”谁也甭得好。

红旗需要不断有鲜血漂染才会老那么红的,早晚轮到我们,说穿了就是排队去送死。这很光荣,程序也有点复杂,要从小从现在起就开始排,一步一步挨上去:少先队,共青团,最后是***。入了党,那就算进了敢死队。资本主义复辟,老百姓还能投降,有一线生机,党员--万难幸免。”

这些地方,单独看起来还算好玩,若和冯唐《18岁给我一个姑娘》放一起,立时就被比了下去。前言后记也太过小心,面面俱到,皆是些中年男人想要放开手脚的却又到处打招呼的顾虑。
Sat July 8 2006 12:27:59

病人言心
最后一句好。


小学生回北京了?你多大啊?
Thu July 6 2006 15:34:42

<<< 1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