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留言簿

写留言 | 冯唐文字
留言簿共有1263 篇留言
<<< 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64 >>>
421 至440
temporal
temporal,temporal, temporal. I am obsessed by temporality. Once he said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real in life, otherwise Life doesn't worth living at all. But what is this Real Thing? Ja, even Einstein said it is foolish and ridiculous to ask this 'ultimate' question. But sometimes one just cannot help it! Maybe all these because I still don't have a 'real 'life of my own. Envy Feng Tang sometimes. He is so sure of what he is doing. I always have doubts.
Mon May 1 2006 07:13:26

小学生
决定把麦兜去了,干脆做小学生,惰性就象小猪不宜久留,让楼下那个卖兜的人也从此无兜可卖。有时候我们把想象付诸文字,其实自己都不知道多么情绪化和偏激。除非有人和你分享大脑24小时,否则鬼才知道你怎么过的。理性的冯唐不会是你看到的冲动的文字那么简单,继续给自己的生活留一点想象空间,也给冯唐留一点时间喝喝酒会会朋友,万物生长的过程不是一个人就能独立完成的作业。慢慢来......
Mon May 1 2006 06:18:26

Cannot write Chinese now (poor & crude)
Watched 'Midnight Run'yesterday evening, for the 5th time maybe, starring Robert DeNiro. Admire him. Feel Feng Tang is somehow a little bit like him, only not so tough yet. However, love Robin Williams. His 'Dead Poets'Society' is heartbreakingly poetical and beautiful. This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emperal and immortal. Quatsch!!!
Sun April 30 2006 12:27:48

Kinnya | kinnya@gmail.com | kinnya.tianyablog.com
盼望已久五一长假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浩浩荡荡的开始了
坐在办公室里面蓄势待发
等待最是一种煎熬
百无聊赖看冯唐也最是一种惬意
看到前面留言
一猛人说:冯唐,我想和你做爱
够直接,我喜欢!

冯唐长得够肉感
人也应如其文一样风趣幽默
适当的得体的going down
也应该是一种享受
意淫一下还可以
如果真的直接接触到肉体不知道会怎样
肉身总是会让人想得太具体
比如说口臭或者体香
所以说楼上那位能在电梯里碰到其本尊的人真是幸运啊
Sun April 30 2006 09:58:33

张梁无忌 | liangxfg@hotmail.com | spaces.msn.com/zlwjjwlz
有一次在电梯碰到你,想问你,
1 你的文字,写完会改吗?
2 你的文字,写完会满意或自恋吗?
Fri April 28 2006 16:26:09 - Beijing

李光 | WHYWHYWHY8@hotmail.com
嗨.兄弟,不要老泡在温柔乡里,该写点什么了,难道是江郎才尽了,你那几升也该用光了吧.等着看你的黄书呢.
Wed April 26 2006 05:09:33 - 北京

小学生麦兜
一想到面试我就头疼手心出汗,就象以前参加集训,十米高的徒手攀援愣是爬得两脚发软两眼发花两手冰冷。考大学考托考G大学毕业找工作都没这样过,不知道麦肯锡会问出什么鬼问题来。师姐说你看你有工作经验有名校学历应该信心百倍在家好好做个练习见面试官之前做做深呼吸。

这一步会迈到哪里?谁知道?
Tue April 25 2006 16:22:48

瞬时冰火 | bianhaosheng@hotmail.com | spaces.msn.com/bianhaosheng
看你的《万物生长》是因为我的好朋友在麦肯锡,推荐了你的书。
读完之后非常喜欢你的书,可惜没有经历过你写的生活。
17岁出国,混了7年多,不如你在协和的8年。
Tue April 25 2006 14:47:47 - 新加坡

牛排馆
我妈是个变态,冯唐的小说是黄书,所以我妈爱看。

《18岁给我一个姑娘》里面最常被念叨的段子,就是三到五毫升的,我妈看了天天拿三到五毫升恶心我
今天我妈吃饭的时候问我,什么叫做牛逼啊
我妈是上海人,我就跟她解释,牛逼就是老卵的意思
然后我拿出公司发的T-shirt,我妈人来疯地说,这个给我穿正好
L的,我穿都有点大了,您还……
深蓝色的衣服上面缀着公司的logo,挺难看的,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全棉的
因为我妈不要儿子穿难看的衣服,所以难看的衣服都自己穿了,理由是老太太没关系

这个时候我妈说,这上面是不是你们公司的logo啊?不等我回答她就开始自问自答:UBISOFT。咱们公司的规矩是,这个UBI不能念做U-B-I,一定要念做U-BI,上海人没文化,不知道平上去入四声外还有轻声,每次都念成尤鼻……
这个时候,我妈就开始变态了:

“你们公司为什么不叫牛逼SOFT啊!”
Tue April 25 2006 05:48:19

人剩儿 | renshenger@gmail.com
我有世界杯英格兰球票一套,可转让,有意购买请邮件联系.
Sun April 23 2006 18:05:32 - 北京

小学生麦兜
冯唐,是谁让你做事信心百倍?

毕业了,暂时赋闲在家休息一段时间,找了一份家教聊以贴补生活。居然被人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对了,你觉得你教当地人的数学,可以吗? 赫赫
他们有让你试着教看看吗?
赫赫,你怎么知道你要教什么程度的呢?”

晕倒,本来的一份好心情也刹时间没了。难道说我们的文凭都是马路上捡回来的吗?国人的心态!郁闷ING...
Sun April 23 2006 16:53:27

卖兜
这么比较文字差矣,有些累,还是不求甚解的好啊!前人放屁后人也放屁感受大致是相同时难道非得写成屁是香的才有个性的呢:)
不要太神话王小波了,并不是所有文字都如评论家说的那么好啊!
Fri April 21 2006 09:13:23

大树
很喜欢你的文字,功底挺厚。朋友中的首推~
Thu April 20 2006 19:21:07

我很快又见到了柳青。她在一天早上六点狂敲我宿舍的门,告诉我,有人暗算了她,她着了道,她要打胎。

最像王小波的是这段,明显是模仿黄金时代
Wed April 19 2006 09:49:08

。。
Wed April 19 2006 09:44:31

Rainy
“我想,如果这时候,我伸出食指去接触她的指尖,就会看见闪电。吐一口唾沫,地上就会长出七色花。如果横刀立马,就地野合,她会怀上孔子。”——《万物生长》·冯唐

组里的YY(姐姐?妹妹?至今没弄清-_-在这厮混的众筒子年岁相仿,端的如大观园中是“姐姐妹妹混叫”)听说我在凑有关王小波的毕业论文,于是给我推荐了冯唐的小说,说他们有同类项。于是我在网上搜到两本,灌进了手机,忙里偷闲地,断断续续读完了《万物生长》,好看。

胡人后裔之雄武彪悍,燕赵壮士之义气悲歌,北京侃爷的段子嘴,70年代生人的啸聚之气,“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误美人”……诸如此类的玩意,冯唐身上貌似都不缺。加上丫脑筋极好,文字功底深厚,经历更是丰富的一塌糊涂,于是,他将一本《万物生长》写得妙趣横生,常感慨没好小说可看的弟兄不妨一读。

在好些时候,我的确在《万物生长》中读到了王小波《黄金时代》的影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忍不住要把这两本书中的高潮章句搁这做个对比:

我的女友从缝隙里看见我的嘴,薄小而忧郁,灿如兰芷。她又告诉我,她是在侧身坐在我自行车后坐上,从后面揽住我的腰的时候,爱上了我。我的腰纤婉而坚韧,象一小把钢丝。——《万物生长》第十八章·冯唐

我射精的时候全身战抖,两眼闪亮,在无声无息中,泪流如注。柳青说,她心痛如绞,在那一瞬间,她深深爱上了我,她发现她其实从来没有爱上过其他任何人,而且不可能再爱上其他任何人。这件事永远不可能改变,甚至不以她的意志而转移。她可以从此夜夜做鸡而同时为我守身如玉。——《万物生长》第二十三章·冯唐

那时她被架在我的肩上,穿着紧裹住双腿的筒裙,头发低垂下去,直到我的腰际。天上白云匆匆,深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刚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打得非常之重,火烧火撩的感觉正在飘散。打过之后我就不管别的事,继续往山上攀登。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部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黄金时代》十一·王小波

--------------------------------爱上我的分割线---------------------------------------

在我心智发育的黄金时代,我和我的女友互相学习彼此的身体,学习如何在一起。这同样是一个伟大的过程。——《万物生长》第十八章·冯唐

所以我向她要求此事时就说:老兄,咱们敦敦伟大友谊如何?人家夫妇敦伦,我们无伦可言,只好敦友谊。……不管怎么说,那是我的黄金时代。虽然我被人当成流氓。我认识那里好多人,包括赶马帮的流浪汉,山上的老景颇等等。提起会修表的王二,大家都知道。我和他们在火边喝那种两毛钱一斤的酒,能喝很多。我在他们那里大受欢迎。……陈清扬说,那也是她的黄金时代。虽然被人称做破鞋,但是她清白无辜。她到现在还是无辜的。——《黄金时代》·王小波

------------------------------------伟大友谊的分割线----------------------------------

注意,在此我并没有任何所指,我承认它们都是很美的句子,象月夜一颗水滴落入檐上的积水般动人,冯唐在他的杂文中反复推崇过《黄金时代》,我愿意把这些叙述相若的句子,看成是同等美好事物的一个交汇、怀有同等情致作者间的一种相互致敬。所谓“远近自有相似之处”,落花伤逝,对月思人;春天万物生长,母马发情;雪夜蜷缩抱炕,添炭敦伦,此中精妙,古今并无不同么。

除此之外,在读《万物生长》时,我还隐隐约约嗅到一点石康《晃晃悠悠》和《支离破碎》的气息,我指的不是那种温软缠绵的、所谓的“颓废”与混乱的气氛。冯唐不颓,他的小说也一点不颓,《万物生长》全书上下,一如它的书名,无处不散发出万物生长的勃勃生机和力,他所铺设的小儿女春情也比石康笔下的要简单和纯净。我指的,是一种类似于书之“命门”、“骨髓”这样的东西,从我作为受众的反应来看,可以打这样的比方:

每个读者都会在阅读当中,感受到作者在作品中铺陈的“气场”,它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与作者对作品的把握紧密相连。如果说《黄金时代》展现的是一个由王小波缔造的、浑圆致密的气场,那么我感受到的《万物生长》的气场,则只有一个大致的区域轮廓,并没有形成具体形状,质地也相对稀薄;对此,它和《晃晃悠悠》的气场有点共通之处。也就是说,在不期然间,作品从作者的驾驭中脱逃出来,一时无法承受之轻让它失去了作者“力”的支撑和把握。

这种情况是很可以理解的,因为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他在下笔时往往会被巨多的疯狂奇思所迷;一个出色的作者,更时常会为如何做好“行文节制”这一标准所惑,进而让作品偏离了最初理念,或是导致结构松散,难以盈握。就拿王小波的小说来说,长久打磨出来的《黄金时代》算是气场最为饱满充盈,其他则每篇都能找到一些“漏气孔”,这是一样的道理。关于这点,其实冯唐自己已经认识到了,他在《万物生长》的后记中有非常清楚的表述:“本来想写出一个过程,但是只写出一种状态。本来想写出一个故事,但是只写出一段生活。”

当然,王小波死了,我们再也看不到他的新小说;但是,冯唐活着,作为一个牛逼的有MBA执照的人精,他比大多数人都要更加舒服地活着,不用依靠写书混饭吃,自由自在地或穿梭、或避居于人海。因此,他也有无尽完善自己小说气场的可能。我衷心地希望冯唐是大隐于市,我希望他能够坚持现在这样的生活,将他的MBA之道牛逼下去,将他的钞票大挣下去,一如既往地既能在酒吧中拥抱人群,又能在众人喝高之后抽出自己的笔,写下他和他们、她们的故事。

——因为我一直迷信地认为:是王小波后期的避世和离群索居让他彻底离开了人世,使他的小说由生机勃发、人气充盈的《黄金时代》走向寓言、晦涩、丧失生之气息的《黑铁公寓》。我不希望冯唐也这样,他是一个心智健全的家伙,他懂得小说,也懂得生活;为此,他何不努力一把,让自己既扎根于大地,又可自由飞入太空,为我们写出更好的小说。
Mon April 17 2006 14:27:05

Lonelyls
该有人更新一下随笔啦~ 冯唐最新的随笔,我先贴一个。

--------------------------------------------------------------------------===

人之患在好作序跋:有肉体,还有思想
提交者 : 冯唐 于 PAOWANG.COM 北京时间 2006-04-12 13:55:53


无数酒局中的一个,无数陌生人中的一个,留下联系办法,有手机号码、MSN号码、个人博客链接。我想,中国移动股票的市盈率不过十五就该买些了,微软太可怕了再过十年比任何一个传统电信运营商都会强大的,全民皆博啊,身体不让只穿内衣上街但是精神可以啊。那个陌生人好像是做IT的,继续问我,你猜中国现在有多少人有博客?我用了五秒告诉他,两千万。他说,报纸上说一千六百万,还是去年底的数,现在一定在两千万左右了,你是怎么猜的?这个不能告诉他,把脑子当水晶球拍,还不管用就把屁股当数据库拍,是我们做管理咨询这个行当必需的基本功和看家本事:中国网民一个亿,IDG的报告里有这个数。人群中有10%的人有露阴癖倾向,网民中这个比例应该加倍,我原来学医的,上过心理学和精神病学,这个比例我知道。一个亿的20%,就是两千万。

我也有一个博客,被新浪相熟的编辑抓壮丁,帮把我原吹亩涛陌嵘先ゴ帐约夯久皇奔浯蚶怼:罄幢嗉担煤么蚶硪幌掳桑吹阈碌模姹愠冻兑趺敲陀猩锨虻南腥说憬纯茨闳绾纬兜摹N蚁耄?. 企业应该禁止员工上新浪,一个员工白天七个小时有效工作时间,两个小时消耗在新浪上了。2. 当初新浪股票一美金一股的时候,我苦劝一个要买宝马X5带着海子诗集找他重庆籍女神谈人生的清华结巴男生,买新浪吧,中国总要一两个门户网站吧。3. 新浪和MSN早晚会推出博客贵宾服务,想经营卡拉OK的钱柜一样,出租网页位置,按时间和点击率收钱。

我基本上只看写字人写的博客,什么东西落到文人手里就复杂了,这种复杂,我喜欢。好的文人博客,如唐宋野史、明清小品文。内容上,讲真话,不掩饰,夜雨春酒,深巷杏花,记录发生在当下的新鲜。形式上,直截了当,去繁就简,一个词想不起来,造一个或者标注拼音,不查成语字典。唯一的例外是高晓松的博客。一个字,牛。两个字,牛逼。四个字,就是牛逼。强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睥睨笑傲或者谦和恬退,真实就好,不装就好。见过一次,在故宫午门外,夜里两点,在他新改装的大篷车里,喝酒,听他放新专辑《万物生长》中的彼得堡遗书,听他讲如何谈大恋爱大绿帽子如何纷飞,看车窗外十米红蓝的警灯闪烁,看车窗三十米外冤鬼们肩并肩开会的午门。

胡赳赳的博客是典型的文人博客,比我的强多了,基本都是专门为博客写的,淋漓不尽,不动大手术,上不了平面媒体。在电脑的液晶显示屏上看,仿佛一页页沾着脑浆子的涂鸦,有肉体,还有思想。

有肉体。

比如:“海儿素喜制服女,口头禅是‘制服诱惑’,每次见到都会狂拍不止,此次打飞机过安检时,女制服安检摸他全身,他一如既往的吐出两个字:欧耶!”我在国内过安检,每次都是提前半小时就把裤腰带脱了、假牙摘了放在旅行箱里,每次警报还是照样响起。我高度怀疑机场部门担心女制服安检们实在无聊,故意提高敏感度,多出很多触摸的机会。再比如:“喝一杯的理由里必须包括自己,但又得有人响应。于是,稀奇古怪的提议应运而生:北师大毕业的喝一个,住在五环以外的喝一个,离过婚的喝一个。假如这尚算智力平庸的话,请看水晶珠链站起来说:不止一个性伴侣的喝一个!”不在北京已经三年,看到这样三个短句,一瞬间,恍惚间,北京二环三环边上,小酒馆里的酒旗飘扬,初长成的文艺女青年和油炸花生米飘香。

还有思想。

比如:“我们对诗歌要保持足够的耐心,不管它发展到什么状况,请一直相信,人们在需要的时候,会打开那座语言旧仓库,去搬运被遗忘的旷世诗篇。”在现在的世界上,除了诗人,我已经不崇拜任何人了。等我们祖国人均GDP超过五千美金,或许我们会看看白洋淀还有没有活鱼,会看看周围还有没有诗人。再比如:“我的2005交给了谁?MSN?博客?新周刊?手机?床?厕所?几首诗?几篇随笔?客串播客?一支MP3录音笔?一个平头?一个新居?一个LP?一堆不成体系的书?小部分碟?十来盒名片?啤酒+白酒+洋酒的混合物?与中产一起瞎混?现代城A座3909AND瑞达大厦41号?某某三六九和小强?五打保险套?半百餐厅?数个酒吧?暴走?出租车时光?火箭队?参加别人生日?开N个不同感觉的会?伪玉米?有限的几次篮球运动?有限的几次吵架?有限的几次被人误会?有限的几次撒谎?有限的斗地主胜利?有限的几个实惠奖项?被频繁的跳槽脚步声惊扰?看通州上空的飞机无声的滑过?忘了植物的名字?令人不爽的口腔溃疡?几次通宵喝酒或加班?几场日场电影?两趟四川一趟上海?屈指可数的几个FANS?几次酣醉?”如果今天把一生能用的牙膏都买过来,一个提包装下了吧?把后半辈子能喝的啤酒都排成队,到不了一公里吧?

毕竟是讨文字饭的,酒局少去,歌厅少唱,文艺女青年少碰,博客写写,好事,当成搞摄影的傻瓜机,当成搞美术的素描本。等着看王朔们写的《红楼梦》,等着看胡赳赳们写的《世说新语》、《子不语》、《浮生六记》。
Fri April 14 2006 19:18:59 - shenzhen

小学生麦兜
时间是世上唯一公平的,它总是在无往而不利地切割一切。这个世界被切割成大小不等的各个部分和种族肤色甚至阶层,这种切割无时无处不在,假如不能改变世界就试着改变我们自己去适应这个世界吧。冯唐,好久不见你写字了,你是不是也在适应什么?
Fri April 14 2006 16:39:44

Cannot write Chinese now
ha ha, it also happened to me. I gave this web-address to a 'big brother' I respect, whose daughter is now studying in Feng Tang's high school, a bright good girl, exellent in painting and telling jokes. My friend promised to tell me his opinion, but up to now, nothing. He must think I am decadent now. The truth is, I love Lu Xun, I also like Feng Tang.
Thu April 13 2006 21:11:58

小学生麦兜
推荐朋友读冯唐文字,看完以后人家就不理我了。不用问,肯定是把我当“坏人”了。附带还有一句:你不要把我的小孩教坏。冯唐,你的字真的有魔力啊,掀开道袍揭示真理,可惜好久不见你写字了。
Wed April 12 2006 22:15:32

<<< 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