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冯唐致敬

水手刀(狂马)


我有一个朋友,是个作家,其实他也不算作家,他希望是作家,可实际上是白领,噢,说白领有点贬低他的身份,他是金领,年薪百万,常常纵横太平洋,坐头等舱和年轻漂亮的空姐闹嗑,总之是春风得意的人生。这个想做作家的朋友,用业余时间写了很多长篇,有3,4本,最早期的那一本前几天他委托我找人打印。结果呢,今天我去取打印稿,打字小姐两眼放光,青春痘发红,闪亮闪亮地望着我眨巴眼。她说:你是作家呀,你的小说太好看了,我打了20多天一点也不费劲,太好看了,笑死我了。我付了钱,但没告诉打字小姐真相,于是,打字小姐目送我离开那间拥挤凌乱的打字室。哇,居然见到一个作家。我猜打字小姐肯定这么想。这么意淫挺没意思的哦,你说是么。我总是和文学青年说,现在,文学不值钱了,文学青年更不值钱,一角钱一串,那都还不是文学青年,那叫做麻辣烫。切,有钱大晒么。文学青年总是这么反击。那是那是,我们要鼓励多元化的价值取向。我说。

我那个小说写得迷死女人的作家金领朋友叫做冯唐,我特喜欢他的小说。力透纸背,柔情千转,怎么夸奖都不算过分。有一天,我通过网络即时通讯软件msn把这些马屁统统发送给当事人。当事人闻言十分功利地说,说这些废话没用,你给我写个书评。ok。我说。我开始犯难,我从来无有给正式媒体写稿的经验,不会写,写不出来,不符合格式,语言不规范,尤其有文字暴力倾向。我该怎么办?为了朋友义道,我当时就做了一决定,我要写一个小说,在小说的一开始,我设想用文字向文字脱帽,以示敬意。这个小说的第一章将用冯唐一个长篇小说书名来命名,就好像我另外一个朋友,为了纪念我们之间伟大的友谊,她给她的亲爱的宠物儿子,漂亮的纯种中国土狗命名为“狂马”。他奶奶的,每次去她家里看到那条丑陋的小狗,我就十分渴望把小狗做成花江乳狗,一锅烩了。就是说,这个小说的第一章:18岁给我一个姑娘。我在msn告诉冯唐。靠。冯唐说,我醉了,爽。fuck,靠。冯唐继续说,你丫真牛,老子写了一本书,你准备一章搞定?你看,要得罪朋友还是很容易的,只要言行不够谨慎就足以达成目的。我坐在电脑前想了一会,开始做解释工作。我说:是这样的,你呢,性子慢,又是事后悠然的回忆,徐缓。你那个小说就好比慢慢的、慢慢的,到最后,噔。鸡巴终于翘起来,玉柱临风。那叫做性意识的萌生,青春季的花开总是一个过程,所以需要讲一本小说那么长的故事。嗯。他说。我说:我呢,性子急,匆匆忙忙的,咔哒一声,钢枪出鞘,说打就打。自然快些。写个两万字,早已干到萎。我说:知道了么,我的短才能显出你的长哦,快好不如慢好。你就给我一次陪衬你的机会吧。嗯,我醉了,睡觉了。88。他说。

于是,我的小说开头了。

18岁给我一个姑娘。我创作生涯中,第101个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