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冯唐

惠风


2005年6月21日惠风

发现冯唐

不用隐讳,我是王小波的“粉丝”,他那几本书我已看了几遍了,有时还能学学他的调调,搞点调侃,来点时空大挪移,那种有智慧的幽默,我真的很喜欢。

小波已逝,我也不能驾鹤追随。寻寻觅觅,发现了冯唐。此冯唐不是《腾王阁序》里“冯唐易老、李广难封”那个,此君七一年生人,比我还小一岁哩,却是医学博士,是个小”海龟“,不用说也是学识渊博了,令我敬服。更绝的是他还是文坛外的高手,工作之余写了几本有用的文学书。我看了一些,很有小波味道。言语随和,论点尖刻,文风泼辣,观点很有见地,我看了心里十分欢喜。

人不怕无知,最怕不自知。我看到的文坛,多是些不自知的人。有的出过一点好东西,倚老卖老也就算了。有的从来弄不出个东西来,却莫名其妙就出名了,占着位子。更多的是正事干不了,邪事少不了,揽屎棒一样到处渗和,让别人跟着难受。我在所谓的文坛里,没有什么有益的收获。当然我的见识有限,所说的也不过是一面之词。

偏偏我又是个文学爱好者,时不时要从人类发明的文字中汲取一些营养,免不了要在文字堆里寻寻觅觅。说实话,现在做这件事真的很难,一方面文字浩若烟海,一方面却是一书难求,我恨不得长个火眼金睛,能识别美女作家这样的精灵。好在世上还有一些有感觉的好人,口口相传,让我认识了王小波、冯唐这些人。他们不是专业的写手,没有领取作协的工资,但他们是真正的作家,他们有自己的观点,起码有自己的良知。

王小波告诉我,文学可以是有趣的。他还反复说,思维的快乐无与伦比。通过他的文字,让我更加珍惜今天的好时光。今天的世界也不完美,但比起小波生活的“黄金时代”,我们已好过多了。冯唐比小波还要直率,毕竟是七十年代的人了,不用再藏着掖着,什么好什么坏直接抡!我作为同龄人,与冯唐的感觉更亲密些。

冯唐的东西,我正在看,但他的冲击,已影响到我。无论是《万物生长》,还是《猪与蝴蝶》,我都有看下去的欲望。 〔怎么好象是冯唐的吹捧文章?还是少说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