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冯唐第一次

冰冰


在书店看到冯唐的《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的时候,眼睛还是被著名评论家李敬泽的几个耀眼的红字“刺”了一下,书腰上赫然写着:70代文字第一人。文坛外高手横空出世!虽然书未出版前我已看过书腰,但是这么耀眼的几个字放在一大堆书丛中,还是让我突然感觉醒目得有点炒作的味道。

冯唐是不是七十代文字第一人,我无从考评,我几乎不看书。但是当我偶尔地翻过冯唐的万物生长这本在网路上早已流传并已一版再版的书后,我还是很有兴趣地去看了他的十八岁。看完十八岁,我更感兴趣的是冯唐如何可以将那些逝去的青葱岁月象发生在昨天一样如此细致地描写出来!我相信这是一本可以横跨四、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书,可以让老一辈的人想起自己的孩子在那个年代的确曾经是如此让他们担心着地思春过;让冯唐同年代的人再次从书中读到自己曾经的影子;让八十代的人体会到他们正在体会着的青春期的对姑娘的好奇及暗潮。

毫无疑问,冯唐的文字是吸引人的,其吸引人的不仅是冯唐对逝去岁月的惊人的记忆力,也不仅是书中的超越黄色书刊的那些不同寻常的黄色段子,而在于他把一种看似普通的、无波澜起伏的诉说变成一种吸引人的文体,那种足见内功的写法,并不是常人能达到的,而他看上去驾轻就熟。冯唐是高明的,他的高明在于他不着痕迹的在我们看着那些看似黄色的段子后面浮出的竟是他孩子般的纯真和纯情。

我相信冯唐在写这部小说的时候,他的倾诉欲大于写作欲,或者就象他序言里写的:《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的写作动机非常简单,在我完全忘记之前,记录我最初接触暴力和色情时的感觉。这让整本书看起来几个主角的人物性格刻画不够鲜明,这是不是他其实就是想表达的那个朦胧时期的那种对姑娘看不清楚,一直处于朦胧状态的那种感觉,还是因为他用已成熟的年纪去回望那段不成熟的岁月,一切皆已云淡风轻只剩述说,就不得而知了。

想想冯唐还是牛逼的,学医又转商还从文。他的背景资料和他的文字无不在书写着他连女人都会嫉妒的历史。作为一个不以文字为生的圈外人,他的书一上市就列入了各大书店的排行榜,这一切的一切,冯唐是不是七十代的文字第一人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七十代因为有冯唐而让人刮目相看。

想想还是把我的第一次交给冯唐吧——是书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