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生长》题记

枯鱼


初读冯唐的万物生长是去年四月,那时侯实习刚刚结束,成天无所事事,下下四国,砍砍传奇,就是不愿意去看书,终于非典肆虐,网吧悉数被封,庆幸楼下网吧被封之前看到了这部书。看完书回头想想:TNND,5年大学生活就这么快的晃完了?还不急整理一下呢!究竟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收获过多少欣喜,留下多少遗憾还没来得及统计啊。

    

  幸好看到了冯大师兄在开篇时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的那段话:“真实的生活中,多数的故事并不完整,多数没发育成熟的人物有各种各样混蛋的地方。即使造出来时间机器,重新过一遍充满遗憾的年少时光,不完整的故事还是不完整,混蛋的地方还要混蛋。所有的遗憾,一点不能改变。”不然我可真要为虚度了那么多岁月,做了那么多错事,错过了那么多良辰美景而抱憾终生!有师兄这句话,心顿时宽了。立马又有了“到底今古英雄皆过客,大江东去,唯我独步江头发浩歌”的豪气了。不过周围没有大江,学校旁边只有一条河,夏天每到夜晚大坝上唱卡拉OK的人还真不少,曾经粗略统计一下有50多家。

    

  说起大坝那可真是个好地方,套用咱校学生处长在某年表彰三好学生大会上指着奖品--一个书包时的经典语录:“别看这包,多用途啊,上自习,这就是书包;洗澡时,这就是杂物包;旅游时这就是旅行包;回家时;这就是普通的背包,啊,虽说这包是假冒的,可好歹也是个名牌啊……阿阿地打丝~!”于是乎我们可以说:这大坝,别看它破破烂烂的,多用途啊,白天你可以来这看书;晚上你可以来这谈恋爱;就算你不看书不谈恋爱,就是看看风景也不错啊;就算你不看风景当个犯罪分子黑灯瞎火的也是有可乘之机的嘛!……“打住打住赶快打住。还是说说,大坝上的卡拉OK吧,大坝上的卡座因陋就简,拉跟电线,一辆三轮拉来全部家当,摆摆开就管开场了,那大概是我见过的最简陋的卡拉ok了,但是很自然,包括观众,很有点郁冬的露天电影院的感觉。

    

  记得毕业倒计时还有一月时,有天晚上都九点多了突然非常想听k歌之王这首歌,奈何磁带被绞坏了,于是挨寝室搜,无获,遂一溜烟急奔大坝,一家一家问有没这首歌,从第一家一直问到铁路桥边的最后一家,都说没有。应该有的为什么会没有呢?就这样回去?悻悻而归的途中明白了一些道理:生活里很多故事都是不完整的,包括很多本该完整或者说本该有结果的事。偶然的相遇,突然的分手,谁能道出其中的奥妙呢?而所谓的大学不过是一群自以为是的人聚到一起混五年罢了,同一个大屋檐下各自为是,以前的雄心壮志`,连同对爱情的憧憬……一切稍稍有些美丽的东西都磨灭殆尽了。这里压抑的是幸福,释放的是痛苦。

    

  不完整的故事也是故事,完整的故事也是故事,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