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万物生长》书评

双子


是梁把冯唐的《万物生长》介绍给我的,那一阵,我读了很多书,甚至把《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和《挪威的森林》也看完了,现在,每次想起来,就捎带着把梁也想起来了。

所以,女人爱极了一个男人的时候,就一定要给他生个孩子,这样,当男人看着孩子长大的时候,也就捎带着把女人也想起来了。

《万物生长》开创了我生命中对痞子语言的阅读,在此之前,虽然曾经敬仰过王溯,但是尚未有机会领教。幽默的文学作品也有接触,比如钱钟书的《围城》,是众所周知的,还有林语堂,透着一股古籍的香,梁实秋,就是隔壁那个乐天知命的退休老教师。

痞,也带着点的幽默,但是就是不肯好好说话,借着医学院就说包皮,可是他实际又不是想说包皮。

冯唐是学医的,硕士读的也是协和的 ,不知道为什么,学医的很容易擅长于文字,也许医学和文学对人的大脑的要求是相似的?

当我们看到一篇幽默的作品,痞子的作品,乱闹的作品,就容易认为作者也是幽默的,也是痞性的,也是闹哄哄的,实际上,这个误差很大。

真正经得起考验的文学作品的作者,我想,大多应该是敏感而内敛的,作品的风格,其实只代表了文字的风格,不代表至少不全部代表人的风格。

冯唐上电视了,看到的人说是个貌似忠厚老实的师爷,完全不是张狂而野性的样子。

其实,就算每天和周星星出双入对,也会发现其实没有那么多好笑的事情会发生。

有人留言让冯唐要挺住,不要象王溯后期那样,为卖文而写作,变成下作。

作为咨询师爷,也许,他还是挺得住的。

写作,是一种兴趣和爱好的时候,多么美好。

总体来讲,《万物生长》,前半部分比结尾更精彩。

我怀念看长篇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