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冯唐

liang-cai


liang-cai 发表于 2005-12-12 12:12:00

YY冯唐

今天我才知道,意淫界的高手,功力已臻化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意淫始于发育期的贾宝玉。宝玉梦里误入云雾中,繁花缤纷、仙影圣音,特别其中有个神仙姐姐,冒似表嫂,神情妩媚,身段婀娜,载歌载舞,宝玉本已把持不住,偏有个知趣的神仙“警幻”,暗示、鼓励、调唆宝玉奸之而后快。奈何宝玉深受封建思想束缚,也许是不敢有一夜情,也许是担心没推算准安全期,扭扭捏捏,不肯就范。警幻不愧是有着丰富经验的思想工作者,不愧是拉皮条界的楷模,针对宝玉这孩子有些文酸之气的特点,冷静地提出“意淫”一词,指出“意淫”不算犯错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语出惊人,宝玉年轻,容易被“意淫”这样美好的事物所吸引,终于成其好事,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的梦遗。

时过境迁,转眼到了21世纪。我们带着敬仰之情、淫荡之意,继承和发扬着“意淫”的光荣传统。“意淫”也被赋予了更广泛的意义,除了用于梦遗,还可以用于思考人生;除了用于泡妹妹,还可以用来写小说。

你可以把人分成健康的人、不健康的人和亚健康的人,也可以分成男人、女人和人妖,还可以分成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和杂种人,但我更喜欢把人分成意淫的人、不意淫的人和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看见宝塔就是宝塔;不会意淫的人看见宝塔想见延安;善意淫的人看见宝塔会想起伟哥。——我尊敬善意淫的人。

和善意淫的人聊天,口漠横飞,天花乱坠,可以直接从气球聊到避孕,不用深究气球的大小。可以直接从DNA聊到莱纹丝基,不用找来裙子。可以直接从宝塔聊到伟哥,不用去延安参观。水银泻地,天河奔流,要的就是这种快感。

意淫是对智商的一种挑战。必须有跳跃性思维和发散性思维。很多人没有这种能力,简称:“淫无能”。街上卖菜的,顶多从萝卜跳跃到白菜,再从白菜发散回萝卜,这不行。高数课里有个概念,一条曲线如果不连续,就至少是一阶不可导,意淫要求我们思路至少要一阶不可导。有个医学博士出身,现在商场上的风云人物冯唐,偏喜欢业余时间借写小说之名行意淫之实,他的思路,N阶不可导。

终于露出我那狰狞的本来面目了,我是想向大家——特别是意淫爱好者推荐小说的。

一般的小说,必有些引人入胜的情节,卖弄些伏笔,构思些陷阱,把玩读者于掌骨之间,用类似猜谜语的手段勾搭起你的好奇心。你沿着好奇读着答案,答案出来了,小说看完了,作者得逞了。

冯唐的书中没有情节。洋洋洒洒数万字,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淫于生活,都是意淫的产物。意淫爱好者的福音呐。平常你独自意淫闪出的火花,他就让你燎原了,你刚意淫到隔壁的翠花,他就替你安排了全世界的温柔了。有如醍醐灌顶,如沐春风,如浴共党。

就算你不屑意淫,你积极向上,你天天向上,你天天早上向上,你总该对“文学”有些崇拜吧?冯唐的文字,基础雄厚,有《诗经》之韵,《史记》之骚,纵学李杜,横贯东西,更集民间国骂之大乘——从东亚国骂到西非国骂——你敢不崇拜群众都不答应你,人民都鄙视你!

一年前我看了冯唐的《万物生长》,学会一词:“水流云在”;昨天看了他的《十八岁时给我一姑娘》,学会一词:“杂花生树”。意境深邃,要文学有文学,要意淫有意淫。看冯唐小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淫者见淫。

好女人要藏于自己被窝之中,好小说要拿出来大家共赏——让我们立即找到冯唐,开始意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