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

first dance


在琴里面看到冯唐的很多帖子。他那篇十八岁时给我一个姑娘终于写完了。之前,大概是一年前吧,看到他贴在琴里面的片段,非常喜欢,还工工整整的COPY下来寄给eurus过。至于再早之前的万物生长,太过生理卫生,我看不下去。

冯唐十八岁时的故事,白家庄中学,朝内小街,九龙一凤,这都是活生生发生在我少年时代啊。仅仅是能看到那些熟悉的名字,就让我很欣慰了,接下来的事情则是联想,当然,冯唐没有给我足够的联想空间。这感觉有点类似看王朔的《动物凶猛》,也是在其中看到众多熟悉的地名,并随着地名诞生了无数关于少年时代往事的追忆与感慨。我小时候的那点事,几乎被他们说了个精光。甚至,那时候刻意拒之千里的男孩子们,那一时期的青春燥动,也在十几年后的一个晚上,在地球背面的一个小镇的灯下,逐渐清晰。哦,我恍然大悟的说:原来那些坏坯子比我想象的还要坏!心里不禁对我哥小时候真正的样子怀疑起来。。。

我原本对这小说是很期待的,断断续续地看了,感觉并不如想象中的好。单独的看,字句都很好,杂花生树,精致紧凑,密度很高。但就前一半的小说结构,我觉得还是存在些问题。以小说来讲,通常(我是说通常)的情况,是需要有一些明确的情节发展悬念作为主线,这篇文字看起来比较散落,处处是生花妙笔,但却过于密结而有失流畅。字句上也不够凝炼。比如,形容到头发必出一词曰:油光水滑。。。

那天看王威写个帖子,非常赞同。他说博尔赫斯是因为写的太短,所以掩饰住自己的缺陷。普鲁斯特则是因为太长,让人同情,无法去计较。我总觉得能把文章写长,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更不要提写得好。这就好有一比。两个人相爱,演出一段《魂断蓝桥》,并可歌可泣的原因,其实是因为短暂。他们如果长久的相爱厮守,其实是不免不欢而散的结局的。而往往感情不是那么火热帜热的夫妻两个,因为厮守经年,感情日积月累,多么平淡的婚姻,也会因此而金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