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给我一个姑娘

陈村


这书名赤裸裸的,很直接,但不无耻。写欲望中的男人而不无耻是很难的,冯唐做到了,把成长中的毛头小伙子写得可信可读,清清爽爽。我说的无耻有两极,一极是无限放大,一极是浪漫阉割,两者都无耻。冯唐写得生气勃勃。这小说的贫嘴跟王朔小说不同,王朔小说是左顾右盼洋洋自得的贫,这边是被青春逼出来的见什么都要咬一口的欢势。另外的好处是不讲大道理,不像有些文章,偷了三瓜两枣就要大谈窃钩窃国。冯唐不这样,他偷就偷了,把瓜吃了,把枣吃了,把瓜子与枣核吐了,完了。

18岁给我一个姑娘,这书,有如天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