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霸道

03 德大于才

冯唐


冯唐 @ 2007-5-7 10:44:42

冯唐读:初,智宣子将以瑶为后。智果曰:“不如宵也。瑶之贤于人者五,其不逮者一也。美鬓长大则贤,射御足力则贤,伎艺毕给则贤,巧文辩慧则贤,强毅果敢则贤,如是而甚不仁。夫以其五贤陵人,而以不仁行之,其谁能待之?若果立瑶也,智宗必灭。”弗听,智果别族于太史为辅氏。

赵简子之子,长曰伯鲁,幼曰无恤。将置后,不知所立。乃书训戒之辞于二简,以授二子曰:“谨识之。”三年而问之,伯鲁不能举其辞,求其简,已失之矣。问无恤,诵其辞甚习,求其简,出诸袖中而奏之。于是简子以无恤为贤,立以为后。(《资治通鉴卷一》,威烈王二十三年,戊寅,公元前四零三年)

冯唐译:在三家分晋之前,晋国大权集中在大臣智宣子一个人手上。智宣子老了,要定智瑶做接班人。族中另外的大佬智果不同意:“不如让智宵做。智瑶有才情:长相俊美、武功高强、能唱会跳、能言善辩、心狠手黑。但是无德,不仁。如果智瑶主事,不德不仁,依仗才情在别人头上拉屎,谁受得了啊?如果真的定智瑶做接班人,我们姓智的就要灭门了。”智宣子不听,智果另立门户,改姓辅。

另一个大臣赵简子有两个儿子,老大伯鲁,老二无恤,不知道该定哪个为接班人。于是赵简子写了两份竹简,一样的人生格言,分别给两个儿子:“记住啊。”过了三年,重新问及此竹简,伯鲁记不住格言,竹简也丢了。问无恤,脱口而出,竹简就在袖子之中,未曾离身。

冯唐评:要做基业长青的企业王国,不是一辈子的事。

一拨儿混起来的对手,打到最后,都是好手,明快决断、心狠手辣、左右逢源。能开创出三分天下而有其一的局面,已经是天人配合,走狗屎运了。如果没有外族入侵等等重大颠覆性事件,就算横下一条心,在今生今世往死里打击对手,就算刘备灭了孙权,还有曹操偷着乐。

之后,谁能基业长青,要看能否选好接班人。

第一,可选。要在工作之余保持兽欲,能干能生,有的可选。如果像康熙一样,生的儿子够一个加强连,挑选就有了极大的余地。第二,会选。按才和德两个维度,画个四个表。德才兼备的,当然之选。无德无才的,替他买足保险和养老基金,少年时代不要让他喝二锅头、碰大麻、接触文学女青年,大学最好学个土木工程或者口腔卫生。有德无才的,请最好的老师,在公司基层多干些日子。有才无德的,恶花毒酒,最危险,最不好办。对于思想觉悟实在提升不了的,心狠的应该认真考虑虎毒吃子,心不狠的可以考虑逼儿子搞电影之类的现代艺术。第三,耐心。赵简子为了这个行为艺术,一等等了三年。多年之后,赵简子选择的无恤在晋阳独立对抗智瑶,最后和韩、魏一起三家灭智宗分晋。无恤把智瑶的脑袋砍下来,上漆,饮美酒。

需要进一步明确的,这里所谓仁德,不是善良,不是慈悲,不是不敲寡妇门,而是知道轻重好歹,知道与人分利,知道进退隐忍。刘邦、司马懿、朱元璋身上共同闪烁的,项羽、曹爽、吴三桂身上没有的,就是这里所谓的仁德。

© 冯唐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