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文字

第一口水帖:和徐星谈《北京北京》

冯唐


冯唐 @ 2007-5-22 11:06:59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在吗?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在。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嗯。我仔细看完了。我喜欢,觉得还是不错。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违心的吧?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好就不说了。有些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嗯。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问题,我觉得。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说说问题。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第一,这些人都没有个性,我觉得这个是个大问题。辛夷,小白,其他人物说话、行为方式,都差不多,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另外“我的女友”面目模糊,没有出现的必要。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从小红到我的女友之间没有故事,缺乏逻辑底线。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我的女友”面目模糊。。。这是三部曲第三部。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关系和性格前面交待了。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单看就有问题了。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我觉得第一是小说的大忌。你看水浒,人物的行为方式跟表达方式,作者都注意到了他们的出身,甚至连出场方式,作者都有考虑。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这是传统小说的写法。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第一,这些人都没有个性,我觉得这个是个大问题。辛夷,小白,其他人物说话、行为方式,都差不多。。。他们有很强的共性,但是个性在局部细节体现。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我觉得唯一成功的人物形象,是从石家庄带狗回来的辛荑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现代小说,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摆脱(或者说选择不做)全知全视角。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有的时候,一辆个细节,就把个性交代清楚了,但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用十几万字,解决比社会事件更深的:特定人群的人性,情绪发展,身体变化,世界观、人生观变化。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比如说要是我不认识你妈妈,我也觉得这里的“老妈”,个性十足,很招人喜爱。。。。因为你准确。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你看亨利米勒、飞利浦罗斯、甚至海明威、克罗雅客,关注点都在一两个主要人物。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非常准确,而且简练。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少,但是要精确。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不是。他们不是这样的,这个以后再说,尤其是亨利米勒。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海明威是个不值得学习的作家。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因为他的人物是他的提线木偶。。。。概念化之极的。。。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总之,写一个人,不一定少,不一定不对。写一万个人,不一定对。有个偏好和取向问题。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他的人物不是根据事务需要出现的,是根据他自己的需要出现的。。。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当然亨利是个很棒的作家了。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但是我同意,需要精确。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就像,有清明上河图,有87神仙卷,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也有八大山人的几笔狠鸟。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我觉得万物生长不是这样写的。。。。你沉静。。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有的时候,一个姿势,一个态度,一个准确的语言表述,几句话,这个人物就立住了。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这个不是传统写法不传统的问题,这个是技能,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这个我同意。这个是中国传统的精髓。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比和兴。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比较,诡异,细节。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这个,如果我没做好,我要检讨。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这个技能不管什么流派,什么传统都得尊重,因为这个是本事。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这个,当代中国作家太差。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除非像“等待戈多”那种完全概念化得东西。但你得小说不是这样的。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我喜欢它也因为它不是概念化,而是生活流。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我原来以为,准确、灵异、细节还是我的长项。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看来破绽很多,需要进步。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幽默好。这个没问题。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随处可见。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我看完小说,想说它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些人物我居然没记住名字,还得去翻它。。。。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本来我想写个说说冯唐小说的。。。。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老大,这个太不重要了。 比如我问你,除了安娜卡列妮娜,那个上千页的小说,你还记得谁?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后来一想不好,等出版以后再说,那时候骂也是帮你卖书,现在太早了。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想写就写。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卖不在乎这一个。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等出来吧。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我完全同意,赋比兴是一辈子的修炼

。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不同意。比如我刚才就在找一个人物,他是主要人物,那个背字典的人物,他叫什么来着?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不同意你说的不重要。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厚朴。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对。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对对对。。就是他。其实你再多两笔,这个人物就丰满了。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我就想,这样的人,丫在生活里一定得是个杠头吧。。。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厚朴是个疯狂上进的人。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厚扑,,,,,后来玩帝国得那个叫什么?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厚朴是我们时代,某些特别上进的知性女星那样的人。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大鸡。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我是说,这些人物都有样儿,特好玩儿,但就是不丰满,你急急忙忙得往前跑。。。。你要跑哪儿去啊! !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呵呵。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完了。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老大,别人看了万物生长,说,闲笔太多,太枝蔓。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别在意啊,我还没这么认真得说过一部小说呢。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严重感谢。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好多寄来让我说得,我都怕啊。。。我烦啊。。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我告诉你:不管什么派,什么流,一些基本得规律得尊重。这话也许对来说也许太老派了。。。。。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表面个人对风格的看法::1众口难调。2作家本身都不该干预太多。比如我现在凌厉,到了老了,或许就枯寂了。但是严重感谢,并且严重同意你骂。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其实,你总结一下上面的,就是文章啊。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除非你写完了,贴墙上自己看,不给别人看,那时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是,我本来想写博客得。后来想想等你出书以后再说。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很多没有才情得人,才会总把“什么什么派的尝试”挂嘴边儿呢,掩饰他们的虚弱。你不虚弱,这个我确信。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不管什么派,什么流,一些基本得规律得尊重。这话也许对来说也许太老派了。。。。。对于我,唯一基本的就是:文字的效率。也就是说,如果用10个字说清楚,说棒,你用了100个字,还没说明白,还没说出彩,你就是差。但是,说15万还是50万,说张三还是李四,说主角多还是配角多,尊重个人选择。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嗯。我同意。这个没问题。但是你看看我们说的不是这个问题。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你同意我帖?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你要是愿意的话就帖。不过我觉得没啥好贴的。你自己定。我没意见。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好。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好吧。我要说的都完了。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这样的争论我觉得挺好。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让我看到不足。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嗯。那你愿意贴就贴吧。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冯唐我真的觉得你能成大家。慢慢来吧。你心态好一点都不急,但为什么写小说,那么急急忙忙的。。。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难道你真跟时间打仗?!有的人几万字就打败时间了,有的人一辈子几千万字也大不败时间,这个是宿命啊!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时间,时间,时间。我没时间。即兴,即兴,即兴。我相信,至少在这个阶段,我相信即兴。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打败时间是理想,所谓理想的定义是要去奋斗,要去不计较名利去争取,但是不一定能达到。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操。这个你到没信心啦。不对啊。。。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我的认识浅,结合我的特点,比较靠谱的办法是,把自己当成载体,让心里的声音自己讲述,即兴讲述,仿佛神鬼附体,仿佛巫师上讲堂。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你知道西藏的喇嘛辩经吗?都是这样的。。。。但是滔滔不绝的东西是什么,你知道吗? 那可都是“即兴讲述,仿佛神鬼附体,仿佛巫师上讲堂。”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一定得有节制。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是喇嘛还是大师,看他的修炼和悟性。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不是在写的过程中。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北京北京比万物生长好就好在节制感。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艺术品类,一切,它产生力量,产生美,感染人,都因为它有一个度,这个度是多一毫就多了全世界的垃圾,少一分就少了全世界美好,所以它是技能,在这个意义上说,小说跟别的艺术种类一样。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这个我同意。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但是,这个度应该在半意识状态完成。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行于当行,止于当止。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而且,这种度,属于风格的一部分。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不同艺术家,要根据自己的特点,确定这个度在何处。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在小说里,不能容忍失败,一个失败会败坏你所有的成功。不能“露嫩”,有的时候,一“露嫩”全盘的成功策划皆成败笔。这个就是这个“度”在冥冥中控制你呢。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我是典型的眼高手低,常常看自己的东西,会无地自容。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我觉得不应该这样想。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反正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吧。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好了。不说了。你要是贴,简单整理一下,不要贴我们两个人的废话吧。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度,不是个绝对值,是个范围。不同人应该可以选择,不同阶段,可以有不同选择。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开心。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不同艺术家,要根据自己的特点,确定这个度在何处。”这个我完全不同意的。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因为有些共同标准的。以现在人类的社会生活状态来说,这个标准暂时还没有被颠覆啊。否则你怎么会给我举出那么多你喜欢的好作家的例子?!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他们好,是综合的,他们的度,在我喜欢的范围内。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其实在你内心深处是认同这个标准的。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有标准。但是要尊重特点和变化。除非他过度了,超出了好小说的范围。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为什么我们常常会共同觉得什么东西“太臭”,什么东西“真棒”,比如你说到的亨利米勒?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你。我得干活了。不说了,那天喝酒的时候,再好好争吧。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好。再次感谢。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哪天,操,我错别字太多。

冯唐/Haipeng@北京 说: 我会帮你改改。

Ich stinke also bin Ich! 说: 这个不用改。没事,我不在乎。

© 冯唐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