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霸道

05 古今名将

冯唐


冯唐 @ 2007-9-12 13:54:37

冯唐读:吴起者,卫人,仕于鲁。齐人伐鲁,鲁人欲以为将,起取齐女为妻,鲁人疑之,起杀妻以求将,大破齐师。或谮之鲁侯曰:“起始事曾参,母死不奔丧,曾参绝之。今又杀妻以求为君将。起,残忍薄行人也。且以鲁国区区而有胜敌之名,则诸侯图鲁矣。”起恐得罪。闻魏文侯贤,乃往归之。

文侯问诸李克,李克曰:“起贪而好色,然用兵,司马穰苴弗能过也。”于是文侯以为将,击秦,拔五城。

起之为将,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卒母闻而哭之。人曰:“子,卒也,而将军自吮其疽,何哭为?”母曰:“非然也。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还踵,遂死于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

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顾谓吴起曰:“美哉山河之固,此魏国之宝也!”对曰:“在德不在险。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禹灭之;夏桀之居,左河济,右泰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修政不仁,汤放之;商纣之国,左孟门,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经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杀之。由此观之,在德不在险。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皆敌国也。”武侯曰:“善。”

魏置相,相田文。吴起不悦,谓田文曰:“请与子论功,可乎?”田文曰:“可。”起曰:“将三军,使士卒乐死,敌国不敢谋,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库,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守西河而秦兵不敢东乡,韩、赵宾从,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此三者子皆出吾下,而位加吾上,何也?”文曰:“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时,属之子乎,属之我乎?”起默然良久,曰:“属之子矣。”

久之,魏相公叔尚魏公主而害吴起。公叔之仆曰:“起易去也。起为人刚劲自喜,子先言于君曰:‘吴起,贤人也,而君之国小,臣恐起之无留心也,君盍试延以女?起无留心,则必辞矣。’子因与起归而使公主辱子,起见公主之贱子也,必辞,则子之计中矣。”公叔从之,吴起果辞公主。魏武侯疑之而未信,起惧诛,遂奔楚。

楚悼王素闻其贤,至则任之为相。起明法审令,捐不急之官,废公族疏远者,以抚养战斗之士,要在强兵,破游说之言从横者。于是南平百越,北却三晋,西伐秦,诸侯皆患楚之强,而楚之贵戚大臣多怨吴起者。。。

楚悼王薨,贵戚大臣作乱,攻吴起,起走之王尸而伏之。击起之徒因射刺起,并中王尸。

(《资治通鉴卷一》,威烈王二十三年至威烈王二十一年,公元前四零三年至公元前三八一年)

冯唐译:吴起是卫国人,最初在鲁国当官。齐国进攻鲁国,鲁王想让吴起统兵。吴起的老婆是齐国人,鲁国人不放心。吴起为了兵权,随手杀了老婆,之后大败齐国军队。有人跟鲁王嘀咕:“吴起开始跟着曾参混,老妈死了也不回去看看,曾参把他打发了。现在吴起为了鲁国的兵权而杀老婆,丫整个一个残忍而没底线的小人。鲁国这么小,号称能打,其他诸侯一定惦记着灭您。”吴起怕鲁王怪罪,又听说魏文侯贤明,于是投奔。

魏文侯问李克如何评价吴起,李克说:“吴起贪财好色。但是谈到用兵,冠绝天下,司马穰苴也比不过他。”于是魏文侯任命吴起为大将,攻打秦国,得五城。

吴起领军,吃穿和最低级士兵一样的,睡觉不铺席子,行军不骑马,吃不了的粮食自己背着,和士兵同甘共苦。有个兵生疮,吴起替他一口一口吮脓。兵妈听到大哭。周围的人奇怪:“你儿子是兵,吴起将军替他吮脓,你哭什么啊?”兵妈说:“你懂什么?当年吴将军就替孩儿他爸吮过脓,孩儿爸打仗的时候脚尖永远向前,死在敌阵。吴将军现在又替我孩儿吮脓,我不知道我孩儿会死到哪儿,所以哭啊。”

后来,魏武侯在西河顺水而下,回头对吴起说:“山河险要,易守难攻,真是我们魏国可以仰仗的资源!”吴起说:“真正可以仰仗的,是仁德(具体定义见冯说霸道第三篇)而不是天险。过去以为能靠天险而不修仁德的三苗氏,被禹灭了,夏桀,被商汤流放了,商纣,被武王宰了。由此可见,在德不在险。如果大王不修仁德,同船的人都能变成敌人。”武侯说:“说得好,牛屄。”

魏国调整人事,拜田文为丞相。吴起不爽,对田文说:“想和你比比。”田文说:“好。”起曰:“领兵打仗,让士兵乐于赴死,敌国不敢图谋,你能跟我比吗?”田文说:“和你没法比。”吴起说:“管理职能部门,建设和谐社会,充实国库,你能跟我比吗?”田文说:“和你没法比。”吴起说:“我守西河,秦兵不敢向东来,韩国和赵国听我们魏国号令,你能跟我比吗?”田文说:“和你没法比。”吴起说:“这三项,你和我都没法比,但是给你的官位比我高,凭什么啊?”田文说:“国君年幼,敌国观望,权臣不贴心,百姓不信任,这种时候,让我当丞相合适还是让你当丞相合适呢?”吴起沉默很久,说:“还是你当合适。”

又过了好几年,魏国丞相公叔娶了魏国公主,想害吴起。公叔的智囊说:“除掉吴起容易。吴起为人刚劲自喜,您先和魏王说:‘吴起,牛人啊,但是魏国太小,耍不开,我担心留不住他,大王为什么不把一个公主嫁给他?吴起如果不打算长干,一定找借口推掉。’之后您找个机会请吴起到咱家来,安排您公主老婆当吴起面羞辱您,让您捏脚、骂您傻屄。吴起看到公主羞辱您,一定不愿意娶另外一个魏国公主,他就中计了。”公叔依计从事,吴起果然推辞,不愿娶公主。魏武侯心里起疑,但是没全信。吴起怕遭殃了,于是逃奔楚国。

楚悼王一直听说吴起能干,吴起到了,立刻拜为丞相。吴起明确管理制度和流程,砍掉没用的官僚职位,废掉王公贵族的远房亲戚,省下的钱培养部队。战略重点放在增强自身竞争力,不理各种不靠谱的联盟合作意向。向南平息百越,向北打退三晋,向西讨伐秦国,诸侯都担心楚国的强大,而怨恨吴起的楚国贵族越来越多。。。

楚悼王刚死,贵戚大臣作乱,攻打吴起。吴起慌不择路,趴倒在楚悼王还没凉透的尸体上。杀手们射杀吴起,同时射中楚悼王的尸体。

冯唐评:“兵者,国之大事”。《资治通鉴》里,第一个被重点讲述的名将是吴起。卷一中多次描写,涉及吴起整个职业生涯,用笔大气,近千字的文字中,没有一个字讲述吴起如何用兵入神。

对于一把手来说,重要的不是知道吴起、韩信、林彪这类名将如何用兵打仗,重要的是知道如何使用这些名将。通常,名将都比文官(不含苏东坡之类文学爱好者)难使,越能干,越难使。

现代企业的运营总监,业务群老总、业务单元老总等等高管,负责某类产品、客户、地域的总体表现,背负相对独立的财务损益,能干与否,显而易见,功能类似古时候的领军大将。

名将常见的优秀品质是聪明,大胆,吃苦,令手下轻生死、不重视现世。他们不需要经过多少分析,本能地知道对手在某个时间点的命门是什么。对于如何打击命门,旁人百思不解的答案自始至终就写在他们的脑海,比如“如何让猫主动添自己的肛门?”林彪们说,给屁眼涂上最辣的辣椒面。他们喜欢冒险,自己的生命和自己的队伍就是筹码,大不了一死,反正早晚有一死。不嘀咕,不声张,不大惊小怪,提上裤头和弯刀,带二十骑士就可以一夜飞驰八百里,给猫屁眼上涂上辣椒。玩儿心重,打仗对于他们仿佛最刺激的游戏,自己的和别人的生命就是工具,出汗、流血是快感和荣光的一部分。跟着他们的人,信任他们,往前冲,胜了是黄金和美女,输了,是胸口上痛快的一刀。

名将常见的另类品质是偏执,嚣张,好色,贪财,见利忘义。他们基本看得不远,基本不太顾忌周围,为了得到自己要的权力和资源,杀老婆、宰亲娘、爆炒虞姬、剁掉自己的左手都不是问题。他们基本追求牛屄,渴望闪耀,骑最快的马和最变态的姑娘,基本难以合作,百分之九十的语句以“我”开始。他们基本没有原则,热爱妇女,但是贪财多于好色,贪兵权多于贪财,仿佛一把永远不安的刀子,磨来蹭去,等待能使用它的那只充满技巧的手。

陷害名将比使用名将容易。我偶尔想,那个要被魏王嫁给吴起的公主,在宫中等待的过程中,喝着米酒,听着宫女讲述吴起壮年时代杀妻的故事,毛孔是怎样在瞬间放大的啊?

名将的下场基本很惨。吴起和楚悼王的尸体一上一下被长长的羽箭串在一起的图像,据说在同性恋开始公开手拉手街上走的南北朝,被认为非常香艳。

© 冯唐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