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票写手”杀进文坛

钱江晚报


钱江晚报 2005-7-26

文坛大腕“才尽”之虞   

著名作家余华在写出《活着》10年之后,终于在近日捧出了《兄弟》。而这期间,坊间多次传言他“江郎才尽”,《兄弟》是否能像《活着》一样广受欢迎,至今仍是未知数。其他著名作家也或多或少地感受到“内忧外患”,一方面是动荡和更年轻的市场,另一方面则来 自于担心创作落伍的暗疾。即使如文坛大家王蒙推出的《青狐》、贾平凹推出的《秦腔》,在各地的畅销榜上停留的时间也不算太长。

高薪精英写作纯属“玩票”   

如果说,几年前的“富人写作”还只有海岩的话,那么今天,拿着高薪玩写作的“富人作家”已不是少数。如沪上房地产策划界名人大刘,拥有典型的中产者的生活,却偏偏难舍文学梦,写出了小说《三年记忆,四年忘却》等。无论是写作《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的冯唐,还是写《碎脸》的鬼古女夫妇,均是有着高薪工作并提前过上中产生活的“精英”。他们的写作均属于“玩票”性质。   

“鬼古女”的女一半真名姓徐,目前在美国硅谷一家IT公司从事软件开发。而她出国前曾在上海医科大学攻读过8年的临床医学。《碎脸》是她与丈夫合写的,她丈夫则是任职于美国某公共卫生组织的科学家。   

徐小姐透露,当初在新浪某个原创论坛开始贴“碎脸”,除了真的喜欢这种惊悚推理,还有一重秘密的作用,便是增进夫妻之间的感情。“每天有一个共同的话题等着两个人去延续,使琐碎的婚姻生活充满乐趣。”至于之后,出版社疯抢版权,以及连续再版5次,甚至上了北美图书排行榜,影视剧版权被买走等系列好消息,均属于无心插柳的意外收获。    这些高薪精英与专业作家很大的不同是,他们对于文字恢复了自然的“野趣”。由于没有经济压力,非专业作者的创作往往具有最本真的状态,表达的是自己真正想表达的东西。同时,深厚的专业知识,也为其创作打开了一个崭新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