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作迭出 挑战专业作家 “中产写手”抢滩文坛

新闻晨报


新闻晨报 2005-07-20 09:54

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在享受着锦衣美食的幸福生活的同时,又开始玩起了写作,并日益成为书市的生力军。如果说,几年前的富人写作还只有海岩这一面旗帜的话,那么今天,像海岩这样,拿着高薪玩写作的富人作家已经不是少数。比如沪上房地产策划界名人大刘,拥有典型的中产者的生活,却偏偏难舍文学梦,写出了小说《三年记忆,四年忘却》;而近期在书市上走红的悬疑畅销书《碎脸》的作者也是一对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夫妻,两人事业成功,生活无忧,于是重拾年少爱好;而凭借《18岁给我一个姑娘》雄踞文艺类图书排行榜第一位的作者冯唐,正式身份为香港某大型上市公司高级管理,年薪百万。这群中产阶级的精英们,以轻松却认真的姿态杀进了文坛,并且战绩不菲。

一手拿高薪一手抓爱好

昨天下午,记者见到了《碎脸》作者之一余扬。鬼古女这一网名为硅谷女的谐音,也成了易铭、余扬这对夫妻的共用名。《碎脸》由两人合作完成。易铭、余扬都毕业于医学院,完成硕士学业后双双前往美国。易铭现在是加州公共卫生方面的研究员,而余扬则转行当了硅谷的软件开发员。他们的专业都与写作相去甚远,写作纯粹是出于兴趣。余扬对记者说:我们的写作没有生活的压力。通常我们白天工作,下班后写几个小时的小说,一开始纯粹是写着玩,想不到在网上连载后竟然得到了这么多人的支持。我们很热爱自己的工作,不会去当全职作家的。

而因写作《万物生长》、《18岁给我一个姑娘》,被誉为70年代文字第一人的冯唐,在生活中也是一个标准的金领。他具有协和医科大学医学博士和美国Emory大学MBA的背景,身兼数职,年薪百万。用冯唐的话说,写作并非谋生之道,只是难忘文字之美。尽管冯唐又在计划写第三部小说《北京北京》,但他却从未想过要去当专业作家,我是学理出身,不敢没有基础地胡编,所以不敢不工作而全职写作,怕失去真实的基础,怕失去源头活水。

作为第一代中产写手,《三年记忆,四年忘却》的作者大刘告诉记者:中产者更多的时间是在思索人生,施展理想和抱负。他们有别于小康,所追求的不再是物质,而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中产者深深地感受到了‘金钱未必是万能的,我们希望能够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当物质生活得到保障后,中产者自然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自己的爱好上。大刘喜欢看书,不工作的时间他总是静静地到某个咖啡馆写东西。《碎脸》作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写作只是好玩,我们从没想过要靠它来挣钱。

佳作迭出挑战专业作家

中产写手异军突起,并且来势凶猛。上海人民出版社资深编辑邵敏在分析这种现象时指出,中产写手群在各自的行业里做得有声有色,这使得他们在写作时不用考虑名利。由于没有经济压力,在为了写作而写作的单纯状态下,写作就会有一种激情。他们的创作往往具有最本真的状态,表达的是自己真正想表达的东西。同时,他们深厚的专业知识,也为其创作打开了一个崭新的视野,他们在写作时不受任何约束,这也就是为什么,中产阶层杀进写作圈佳作迭出的原因。

相对而言,不少专业作家却在成名后开始江郎才尽。有的开始频繁出席各种商业活动却不见作品问世,有的盲目追随潮流写出了并不符合自己身份、风格的低俗作品。失去了创作的激情和原动力,成为不少专业作家的致命伤。中产阶层写手群的崛起,正是对专业作家最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