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脸千年身

深圳都市报


深圳都市报2005/08/10 17:38

冯生唐,京都鸟形人,雄性,七十年代下的医学博士蛋,MBA里的小流氓,胡扯专家,据说李敬泽、李寻欢、贺绍敬、我本家黄集伟等等,都围着他的口水打转转,拨开眼皮像拨云见日头,狂呼乱叫“70代文学第一人,文坛外高手横空出世”。出了小说两本,随笔一部,小说写什么万物在生长、十八岁赶快送他一个大姑娘,随笔《猪和蝴蝶》则考证了他的前身乃与猪为伍,翻个38度角、20米的筋头,进入来世,幻化做翩翩花蝴蝶一只。这厮一边堂皇谈道,一边耽于情色,道非道,义非义,没得庄子大爷上游下泻的逍遥“道”了许多“屎 ”道。这和我臭味相投,形影相吊,一个鼻孔出气质,一样屁股出“屎”道。   

冯唐对文字有极高的悟性,信手拈来,就纯情得欲生欲死,又狡黠得令人绝望。他不断地用博士蛋煲迷魂汤,用手术刀解剖生活,让读者陷于文字的美味中难以自拔,他却在灶台旁冷冷地发笑。

捧住《猪和蝴蝶》在夏日草坪,在公园长椅,随心随意,四仰八叉地躺个痛快。这一炉文字又自有别于冯唐的小说,写城市,写流逝,写明朝的桌椅板凳,写小品文的三次浪漫,写饭局及酒及色,写岁月痕迹,写小猪大道,写女人的相见欢,写愤青曾国藩、抱着新词摇滚的黄老邪,一炉一炉的沉香屑,被男性化的手慢慢拨弄,待得六味地黄丸炼成,绵掌拍去,一声断喝,刹时,炉碎,香散,烟飞,弥游天际,风神俱静。只那仙丹兀自在红木地板骨碌碌滚,像一群瞪着绿豆子小眼,睥睨尘世的蛤蟆在逆风高歌:雨啊雨啊,爹呀娘呀……

“色香空尽转生香”(清·纳兰容若),冯唐这些率性而为、自由时尚的随笔小品,正好满足喜欢“礼崩乐坏”的郎当青年,“都后现代了,人们时少事烦,没精力按过去的方式仰观天象俯思人生。再短一点,再快一点,方便面、麦当劳、流行歌曲、一夜情,小品文正好满足大家的要求,出个彩儿,晃你一下,就好了。”(《小品文的四次浪漫》)此言深得吾心,随笔小品不是满汉全席,不是金钟大吕,不是目不斜视的正室夫人。而是东直门的香辣蟹麻辣小龙虾,是《五更转》、《十八摸》,是苏小小不让摸的小手,是董小宛不让上的小床。嘿,一句话,只要你的魂儿附着在文字上,尽管尸骨成灰,后人还是咂摸得出当年活色生香的你,多有成就感。

可是,冯唐,小心骨灰级的捧杀,一转脸就是百年身哪。就别老妄想在“下三路”打智慧的滚,南欢北爱,墙头马上的。活到三十而立,七十成精,多不容易。下一部书,也莫叫什么《色空》的,鱼玄机空吗?色,永远不空,但鱼玄机空了,一转脸,千年身。无歌/文   《猪和蝴蝶》

  作者:冯唐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出版日期:2005年5月定价:15.00元

  (深圳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