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作家评说“作家炒作协”

中青在线


中青在线--青年时讯 曲元 姚茗芳 梁君健

  日前,一些媒体报道了“抗议混乱现状,两位老作家退出湖南作协”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时讯记者就此事走访了一批北京作家,听取了他们对这一事件的看法。

  ◆谁在思考作协怎么发展

  石康———“我对作协没什么感受,入了也没什么帮助。入了作协就好像是办了一张 去深圳的边防证,没有制约也没有影响,办了就办了,没有什么大的作用。”石康还说,很多时候觉得作协做事情似乎把顺序搞颠倒了,“明明应该是发现新作品、新人,现在却变成了等新人出了新作品才能入。可为了入作协而发表作品的人又有几个?”

  张弛———和张弛刚刚开始文学创作的时候相比,作协的地位和影响力已经是天上地下。“说真的,直到你们昨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才想起这世界上还有作协这么回事儿。”

  加入作协一年多来,张弛没有交过会费,也很少参加作协的活动。“只去过作协一次,因为把证给弄丢了,去补办。”

  “八十年代以来,作协就已经名存实亡,现代的一些作家已经没有这个概念了。”张弛认为,“现代社会是一个法治社会和商品社会,只是有了问题才凸显作协的重要性。”但是,现在反而是没遇到问题的人在作协泡着,真正到了需要维权的时候作协起不到任何作用。目前,作协只是在一些小地方和中老年人心中还有一点作用,“但是这样发展下去,连这一点点作用也会消失。主要是没什么人把作协当回事儿,就不会有人去思考怎么发展。”

  张弛认为,作协现在更倾向于笼络一批已经成名的作家,而不是培养新的作家。很多人被排除于作协之外,这是很可惜的事情。

  ◆作协不是一个不善良的机构

  艾丹———“说到底,作协不是一个不善良的机构,没有太多的权力和利益,因此我不会去讨厌它。”艾丹说,“中国那么多作家,里面肯定会有败类和无耻之徒,但是作家这个群体总体上是好的。我在作协交了很多朋友,说实话,比我在社会上认识的人要好得多,高尚得多。”

  “其实,发现一个机构的弊端是很容易的事情。”艾丹认为,作协目前还是具备了一定的功能,比如权益保障委员会经常能够在版税的方面站出来维护作家的利益;很多国家都有类似作协的组织,因此中国作协在对外交流方面是不可缺少的;另外作协也养了一批作家,特别是搞严肃文学的人。

  张弛———“现在有些人退出作协,是因为作协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而不是不要这个机构了。即使没了作协,也会有其他机构冒出来的,”张弛说,“所以我对作协还是很有信心的。”

  张弛说他对自己的推销,主要还是靠文化公司成熟的运作和自己的勤奋。“作协还是太像体制内的东西,如果更市场化就可以有新的活力。作协即使自己放不下架子从事这些商业运作,底下也应该有个文化公司呀。”

  “评奖也是体制内人员的利益分配,我不会花一分钱费一点精力在这里。我觉得这种奖项无所谓,我特别希望哪一天早上睡醒了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告诉我我的哪部作品获了奖,这样才有意思。”

  ◆一个作家需要什么

  石康———30多岁的石康觉得,作家更多的时候是单独面对整个社会的,他们会产生一种不安全感,尽管这也是创作的动力,但人还是需要安全感的,需要有那么一个组织让自己知道,哦,原来这世界上这样活着的人不只我一个。

  石康说他觉得现在的作协不是作家真正需要的那么一个港湾、一个联盟。“作家需要的是一个类似行会似的组织,能够发掘新作家、新作品,为作家争取高版税,保证作家的权益不受侵犯。但作协做不到这些。比如反盗版,作协都干什么了?我不清楚。”

  张弛———“从本质上来说,一个作家什么都不需要。”北京作家张弛谈起他为什么加入作协时,让我们吃了一惊。“但是,作协怎么说都是一个确定身份的地方。比如说有人问起我父母,你儿子是干什么工作的,他们说是作家,总要有个凭证吧,作协会员就是这么一个身份凭证。”

  已经搞了20多年创作的张弛说,“其实我入作协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圆年轻时候的梦想。”1979年,张弛开始正式的写作生涯。“那个时候,你要是在杂志或者报纸上发表了一首小诗,是要奔走相告请客吃饭的,是让别人都另眼相看的事情。而作协也显得高不可攀,所以一心想加入作协。现在加入得虽然晚了,可还是有一种游子归乡的感觉。”

  艾丹———“我丝毫不怀疑现在这批作家的才华,”艾丹说,“但是我一直怀疑,在今天能养活自己的作家是不是好作家。真正的好作家待遇是很惨的。”

  谈起他的父亲艾青,艾丹说:“他们那一代的作家比现在要好不知多少倍。他们的风度,学养,做人,还有坚持自己的信念的精神,都是非常可敬的。”而艾丹认为,最后一点正是现在作家尤其缺乏的。“现在的作家更多的不是坚持,而是彷徨。这个时代造就的是耗子,眼观六路,有洞就钻,他们一有机会就会抓住,因此不会坚持自己的东西。”艾丹认为,这种坚持往往能够成就优秀的作家。

  ◆就事论事

  赵赵———“我觉得无论是加入还是退出的人,其实都挺看重作协的,这没有必要。一个作家最重要的是写出东西,而不是作协。”

  石康———关于退会的事情炒来炒去我觉得很无聊。我觉得如果非要硬说这件事情有意义的话,那它惟一的意义,就是那两个作家通过宣布退会体现出了言论自由。

  艾丹———“可能不同的人退出作协会有不同的原因,但是我关心的是这两个人为什么加入作协。如果觉得这不像一个协会,管理松散,也没有必要退。”艾丹说,“我不欣赏这种炒作行为。任何协会都可以自动退会,这在当今社会是基本的常识。”

  冯唐———“现在社会上很多东西都在变化。比如说房子,以前是单位分房子,现在是自己买房子。只不过有些东西变得比较早,有些东西变得比较晚。像作协就是变得比较慢的。我觉得我们应该接受这些变化。”

  背景资料

  中国作家协会前身是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简称全国文协),1949年7月23日在北平成立,1953年10月,全国文协正式更名为中国作家协会。

  中国作协现有团体会员39个,个人会员6128人;中国作协主管和主办的报刊有《文艺报》、《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中国作家》、《小说选刊》、《作家文摘》、《中国校园文学》、《环球企业家》等9家报刊和作家出版社。中国作协设有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骏马奖)等项我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大奖。

  据《中国作家协会章程》所述,作协的主要任务是:组织作家学习党的指导思想和方针政策;组织文学评奖;开展文学理论研究、文学评论和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各民族文学的新生力量,促进各民族文学的发展;推进中外文学交流;反映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法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