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玩耍的中产写作

丝路观察


作者:shihe

  说“中产写手异军突起,并且来势凶猛。”

  援例冯唐---他具有协和医科大学医学博士和美国Emory大学MBA的背景,身兼数职,年薪百万。作品有《万物生长》、《18岁给我一个姑娘》。

   中产阶级应该不算是新概念吧。<追忆似水年华>的普鲁斯特,<源氏物语>的紫式部 ,<战争与和平>的托尔斯泰,甚至李白居易曹雪芹张爱玲,写作时不是中产也是曾经中产--毕竟文学的源头是生活,而不仅仅是贫穷与战争。

  中产阶级写作成为号召,原因一可能在于中产消费的抬头;正如若干年前女作家描写深圳广州的小说成为人们眺望特区生活的窗口,在中产阶层成为生活主流趋势的今天,人们渴望通过阅读的方式了解中产生活的更多细节;原因之二,鲁迅先生曾说,文学是余裕的产物。中产阶层的大多有高学历背景,在一定物质条件保证的自由状态下,他们有可能回到以前的爱好与梦想;原因之三,富人写手与少年作家题材上不谋而合偏向“成长”类型:《万物生长》写的是医科学院的学子状态,《三年记忆,四年忘却》则锁定70年代生人的青春记忆---一般写作者大多从“成长”着手,与其说这是某类写手群的“异军突起”,莫如大而化之视为此一写作的“处于初级阶段”,末来怎样,尚不是以专业作家的“伏”能说明“中产写手”的“起”的。

  上海人民出版社某资深编辑以为“他们的创作往往具有最本真的状态,表达的是自己真正想表达的东西。同时,他们深厚的专业知识,也为其创作打开了一个崭新的视野。”看上去谈的是纪录片,不像是小说或文学。小说不应该是现实的复写,而是一种对主流知识与价值的冒犯。《万物生长》与《三年记忆,四年忘却》的作者均有“失败之书”的感概,换一种说法,中产写作的一时蔚起,不在于展示中产细节的精致与华丽,而在于毫不介怀地吐露物质裕如下的精神苦痛,可以推断,缺少反思与挑战的中产写作如果一味迎合消费时代的大众趣味,单单提供浮世绘式的活体说明,其势必钻入生活与文本相互复制抄袭的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