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讓閱讀充滿了喜悅喧騰的十大文化人物

中國經濟網


一年過去,總有一些書讓我們沉迷,總有一些人讓我們難以忘懷。本報副刊部評選出了2005年值得記住的10大圖書人物,是他們,讓我們在本年度的閱讀充滿了喜悅。

年度人物NO.1

劉心武:紅樓“說書人”

入選理由:“紅樓”之爭,歷來成風。2005年4月,劉心武在央視百家講壇揭秘古典名著《紅樓夢》,他認為,解讀《紅樓夢》應從秦可卿入手,並把自己的研究稱為“秦學”。如此一家之言引發了“2005年文化界最大的口水仗”,他也因此成為風口浪尖上孤獨而稍嫌悲壯的“勇士”。劉心武的揭秘,被作家虹影稱之為“散打”,被評論家張閎稱之為“說書”,被眾紅學家們指斥為毫無道理。不管是劍走偏鋒,還是海闊天空式地自娛自樂,我們必須承認:是作家劉心武而不是紅學家劉心武讓《紅樓夢》第一次大規模地進入了民間視野,讓向來式微的“草根紅學”再次受到關注。而《劉心武揭秘紅樓》一書真正使得大眾在2005年做了一場最紅最紅的夢。

年度語錄:“我愛好《紅樓夢》,研究《紅樓夢》,走什麼路是我自己的事。”

人物檔案:劉心武,1979年發表“傷痕文學”代表作《班主任》,因而蜚聲文壇。

年度人物NO.2

陳丹青:“退步”沉思者

入選理由:陳丹青集歸國五年來的所思所感,成就《退步集》。所談涉及繪畫、影像、城市、教育,居於末篇的《辭職報告》已是2004年辭去清華大學博導時的舊聞,卻成為《退步集》最大的賣點,也將這位始終游離於體制之外的畫家推向了有關藝術教育弊端的爭議之鋒。如今,作秀已是司空見慣,陳丹青想重做“盲流畫家“大可隱而不宣,又何必在媒體頻頻發言?以前,我們只知陳丹青是才華橫溢之人,現在我們知道,他還是一個始終懷有理想、認真且率真的人。所謂“退步”,實是對百年一時中國人文藝術領域種種“進步觀”的省思和追問。值得一提的是,畫家為文,向來可觀,陳丹青文字觀察敏銳,典雅沉鬱,細節刻畫尤其生動,足令專業作家為之失色。

年度語錄:“如果時代越來越自由的話,我想我應該還是會繼續退步。”

人物檔案:陳丹青,畫家,業餘寫作。早年作《西藏組畫》。

年度人物NO.3

余華:“十年一《兄弟》”

入選理由:時隔10年,余華攜《兄弟》回歸。他不惜體力頻繁在媒體露面,從寫作源起到改革開放,從歐洲文化到寫作計劃,余華總是喋喋不休。也許,他想表明,一個10年都沒有寫出厚重作品的作家,他的創作力絲毫未減,或者,他還想證明一個寫過《活著》、《許三觀賣血記》的作家,最起碼還能佔有無規可循的市場。說實話,倘不論余華的寫作有無超越以往這個問題,《兄弟》確是一本好讀的作品。尤其是小說開端關於“偷窺”的情節,將中國人的複雜隱秘心理處理得活龍活現,也證明了一個優秀作家的良好洞察力和表達力。

年度語錄:無。

人物檔案:余華,先鋒作家,曾被認為是中國最有前途的作家。

年度人物NO.4

畢飛宇:馳騁“平原”上

入選理由:生於70年代的畢飛宇關於70年代的記憶是粗淺的甚至是不存在的,但這不妨礙他在想像中重構70年代的“平原”生活。《平原》的背景還是畢飛宇所有故事的發生地王家莊,他寫的是蘇北平原上人們的希望與夢想,失敗與苦痛。在充滿張力的文字鋪衍中,文革故事在他的筆下全然不是“傷痕文學”般地一味哭訴,某種荒誕的無以抗拒的歷史宿命感恰恰是作品著意突顯的。當然,這種荒誕亦是延伸向現實的。因為現實感以及關於現實感的表達,是一個作家最重要的素質。

年度語錄:“我絲毫沒有跟知青和知青文學過不去的念頭,我只是在情感上更傾向於農民。”

人物檔案:畢飛宇,當代作家,著有《青衣》、《玉米》等長篇小說。

年度人物NO.5

李敖:狂傲老“頑童”

入選理由:去鄉56年後,70歲的李敖完成了“神州之行”。他刻意淡化鄉情以強調自己與別人(尤其是連戰和宋楚瑜)的不同。他說,他是個老式的男人,喜歡那種大男人的感覺,認為鄉情、眼淚,都是軟弱、“沒有出息”的表現。然而,在各種對“李敖大陸行”的娛樂化報道中,大家見到更多的是:鋼牙利齒、不厚道的李敖;驕傲自大、不謙虛的李敖;公開談性、不拘禮的李敖,以及風流倜儻、愛美色的李敖。卻很少有人注意到李敖墨鏡背後那雙眼睛裏流露過怎樣的光芒,很少有人真正了解他對歸鄉之旅究竟懷有怎樣的感受。

年度語錄:“不是懷鄉,沒有鄉愁;不是近鄉,沒有情怯;不是還鄉,沒有衣錦;不是林黛玉,沒有眼淚。”

人物檔案:李敖,學者、作家。

年度人物NO.6

楊志軍:文壇一“黑馬”

入選理由:狼走了,獒來了。這就是《藏獒》。作者楊志軍因而成為本年度文壇最大黑馬。在他的獒世界裏,可一窺人類真實的面貌。人性、人情不再是窮追猛打式的追問,而是無遮無掩的展示。這種展示既有人在藏獒世界中的活動,也有充滿靈性的藏獒與人性和人情的對應。如此生龍活虎、如此尖銳以致血淋淋的世界,在楊志軍的筆下卻是一個和諧和走向寬容的世界。這種真實是剝離了生活虛飾的真實,是對人性準確認知和表達的真實。楊志軍和他的“藏獒”打敗了余華、打敗了阿來,毫無懸念地奪走了《當代》2005年度“最佳讀者獎”。

年度語錄:“我們需要在藏獒的陪伴下從容不迫地生活,而不需要在一個“狼視眈眈”的環境裏提心吊膽地度日。”

人物檔案:楊志軍,不知名作家。當過兵,養過獒,現居青島。

年度人物NO.7

子尤:少年“青春說”

入選理由:這是個15歲的“翩翩美少年”(子尤自謂),身患絕症。他病後創作的《讓我心痛的妞妞和<妞妞>》一文,對“周國平哲學”提出大膽質疑,因此聲名鵲起。《誰的青春有我狂》一書中收錄了子尤8至15歲所寫的散文、小說、詩歌、劇本,其中患病兩年來的經歷自然成為書中最動人心魄的章節。但我們從這本書中讀出的中心事件不是癌症和病痛,而是成長,是癌症也擋不住的成長。在“少年不識愁滋味”的階段,患病的子尤恰恰具備了某種寫作優勢,他的下筆準確,充滿激情卻毫無誇飾。

年度語錄:“在我這個年齡,我已經超過你(指李敖)了,因為我得的病比你多。”

人物檔案:子尤,少年寫作者。

年度人物NO.8

馮唐:“文壇外”高手

入選理由:在嚴格意義上說,馮唐不是作家,他只是個忠實於自己的寫作者。《十八歲,給我一個姑娘》讓我們看到了一個醫科博士、管理精英橫溢的才情。在這部與《陽光燦爛的日子》有著相同氣質的小說中,馮唐的文字時而細膩,時而恣肆,那些關於男性成長中最初的性、暴力的記憶,在油腔滑調的調侃和嬉笑怒罵的快意中交織著深沉的柔情與傷感。從漢語寫作的角度看,馮唐的寫作與老舍、王朔一脈相承,圓滑豐滿的北京口語成為一個寫作者表達自己的最佳載體。

年度語錄:“希望我們這一代能用我們的方式惡狠狠地看到一些東西,惡狠狠地記錄下一些東西,銜接或者超越古人,完成一些千古文章。”

人物檔案:馮唐,醫學博士,美國某大學MBA,現從事管理諮詢業。

年度人物NO.9

鬼古女:矽谷“懸疑家”

入選理由:鬼古女,這是一對神秘夫婦合用的筆名。他們一個是軟體工程師,一個是研究員,生活在美國加州。他們的想像力在驚悚懸疑小說《碎臉》中發揮到了極致,也讓本年度的圖書市場瀰漫著碎臉的恐怖。小說懸念不斷,死亡的汁液四處流溢,恐怖詭異的氣氛渲染頗有些“哥特式”小說的魅力(長期的美國生活背景塑造了他們感知世界的方式)。鬼古女,成為當之無愧的中國“恐怖文學”領軍人物。《碎臉》及作者另一部小說《傷心至死》的風靡,得益於互聯網的發達,同時將文學的類型化創作推向了更明晰的境地。

年度語錄:無。

人物檔案:現居美國矽谷。

年度人物NO.10

蕭鼎:江湖“奇幻王”

入選理由:如果沒有《誅仙》系列,這只是個畢業於職業大學,找不到工作成天混跡於網吧的無業青年。而現在,他是萬人崇拜的2005最“奇幻”作家。自2003年以來,凡是喜歡在網上閱讀的人沒有不知道《誅仙》的,甚至有個女生出此驚人之語:一生只為《誅仙》活。當金庸、古龍、梁羽生式的古典武俠的想像力幾近枯竭之時,是躲在網吧裏天馬行空般寫作的蕭賦予了傳統中國武俠小說以玄幻之氣質。如同他筆下的張小凡一樣,蕭鼎暗自平凡著,卻在獨屬於他自己的“玄幻江湖”中意氣風發地掀起涌動的暗流。

年度語錄:“我作為新一代的玄幻小說作者跳出了江湖這個桎梏,在非江湖的時空中,沒有門派,沒有框架,更沒有道德標準。”人物檔案:蕭鼎,現為網路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