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作家---已经颓了,还是更持久
丁天冯唐李师江大话“70”后作家的文学生活

新京报


采写/新京报记者 姜妍 发布时间: 2007-10-31 17:02 新京报

丁天:“70后作家是武大郎攀杠子——上下够不着。”

李师江:“我们这一代正在大浪淘沙,有些被淘走了。”

冯唐:“我觉得70后更像是桥一代,起过渡作用的。”

“80”后作家忙着入作协的时候,“70”后作家们在闷声发财,安妮宝贝出书生小“宝贝”,朱文尹丽川改行做导演,李师江写《福寿春》,冯唐写《北京,北京》,而曾被王朔视为接班人的丁天开始转型,向恐怖灵异和情色情感小说进军,并正式改名为“恶魔丁天”。文学评论家张柠提出“70后”作家衰老论,继“身体写作”之后,“70”后作家话题又风生水起。

  本栏目约请冯唐丁天李师江三位70后代表作家,漫侃他们这一代,并邀社会学家郑也夫、作家王朔点评,给热门话题添些谈资。 70后的幸福生活

“我正在酝酿更大的一些东西”  

  新京报:三位目前生活写作状态如何?

  恶魔丁天:每天起床后先写博客一篇,网上转一圈,老哥几个的博客都遛遛,然后开始写剧本,大约三四个小时,累了看会书,有兴致我就写会其他文字,每天大约写个万把字吧。剧本、小说、还有读书笔记都加一块儿。

  李师江:在构思一些新的东西,状态好的时候写的就多点。其他的就是参加些社会活动,帮别人策划文化活动。

  冯唐:我现在全职做咨询管理工作,一周工作80小时,北京香港上海三地往返飞行2-4次。写作这边,2年出一本长篇。《北京,北京》的台湾版已经出了,大陆这边下个月初面市。此外还有三个专栏,明年不打算写专栏了,写不动了。

  新京报:作家可以分代吗?所谓“80”后、“70”原本存在还是书商鼓捣的?

  恶魔丁天:好像是评论家搞的吧,当然啦有些评论家就是书商。不过,一伙人成长背景相同,大约有些共同之处,估摸着有那么点道理吧,但道理也不多。

  李师江:对成熟个体的创作没必要归纳,把所有问题都归类到分代上面不妥,但是用分代说明一些概括性问题也有一定道理。

  冯唐:可以归同类型,但是不能以年代划分。作家百分之八九十是个人行为,是一个人的工作,一支笔一台电脑一段时间,这是极端个人的行为。如果为作家分类的话,要找到他们的共性,比如垮掉的一代、迷茫一代,这样分类可能比70后、80后去分要有意义。

  新京报:80后作家粉丝成群,很有大众偶像和流行教主范儿,70后怎么没弄到这一步?

  恶魔丁天:估计70后心态更接近60后吧,比较成熟不像年轻人那么浮躁吧。

  冯唐:0后的做法不像文学现象,70后的作家经济稳定,写东西相应更纯粹。在这样一个××时代,有件事还能有些神圣感,就看得比较认真,不想闹哄哄的。

  李师江: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粉丝,50年代的粉丝和现在处于娱乐、玩乐时代的粉丝肯定不一样。琼瑶时代也有很多粉丝,但是他们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会写信给偶像。70后作家里,安妮宝贝的粉丝也非常多啊。而郭敬明我觉得是个特例,把自己当成娱乐人物,除创作之外更有一种表现力。

  新京报:有评论家说70后作家有暮气,进入了中老年写作,你承认吗?

  恶魔丁天:不承认,我倒是觉得70后的评论家挺中老年的。写作进入成熟和中老年不是一码事吧,当然,70后女作者比较多,女人老得快点倒也是实话。但不能以偏概全,好多男性作者我觉得刚刚开始发力。

  冯唐:我严重怀疑这种说法是别人的炒作,张柠说这个话指的是李师江的作品,李师江代表不了全部70后,只能代表他自己。如果我在题材上以及对世界的感悟上没什么新东西,是肯定不会再写作的。

  李师江:有些作家已经不写了,有些作家探索性弱一点,现在正是个坎儿,所以说这个年龄的作家写作有暮气,我也不是不承认;但说我的《福寿春》里有暮气,我是不承认的,我个体比以前更成熟了,肯定不是衰老,这其中在酝酿更大的一些东西。每一代作家都要经过大浪淘沙,我们现在处于关键时刻,有些已经被淘走了,以后80后作家也一样。

70后闲话80后

“文坛让韩寒一个人就给挑了”

  新京报:你们与“80”后有代沟吗?与80后的不同在哪里?

  恶魔丁天:从前评论界说“70”后的时候我觉得那时候“70”后还不成熟,还没等成熟呢,80后就出来了。不过80后一代更有商业意识,这和文学问题关系不大。划分年代确实是挺无聊的事。

  冯唐:我看“80”后的东西不多,我觉得70后更像桥一代,起到过渡的作用,他们经历了社会经济从赤贫到相当丰富的过程,这种巨大的成长过程使得他们写出的东西非常丰富。这种特殊经历假以时日会有成绩,现在就是不能太急功近利。

  李师江:每一代人都有代沟,生活环境不一样。我身上、我的写作中,有强烈的理想主义、批判主义色彩,渗透在血液里。80后不具备这种负担,所以他们作品更多是个人一种对自我情绪的宣泄和追求自我的东西更多,里面是他们自己的忧伤和快乐。

  新京报:韩寒公开骂作协,郭敬明入作协,有人说70后作家不太有种?

  恶魔丁天:折腾他们也太给面儿了,从前韩东、朱文他们发难过,好像当时的“70”后都签名了吧。现在,小孩估计也懒得叫上那些“70”后了,仅韩寒一人就挑了。

  李师江:这个问题和文学没很大关系,郭敬明他喜欢进作协就加入,这是他的个人立场,不是文学。他们爱干嘛干嘛,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作协加入了也不是就进了文学殿堂,你跟他较什么劲,欣赏就加入呗。

  冯唐:我觉得世界上的事情都是有道理的,写一个东西夸一个人,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我们要在中间找一个适合的位置,具体到这件事就是个人选择问题,要尊重别人。

  新京报:“70”后、“80”后作家里你最看好谁?

  李师江:暂时没有,我对作家不存在看好的问题,我只能关心自己的写作方向。80后还没有作品出来,以后可能会向娱乐方向发展。我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看好或者讨厌的,大家各忙各的,有的为粉丝写、有的为钱,写作态度不一样,很难判断。

  冯唐:我几乎不读这些作品,反而诗歌还有一些比较喜欢的,雷平阳、周云蓬都不错。80后里我看过韩寒的东西,说实话,我觉得他写不过王朔。过三四百年,看王朔的肯定比看韩寒的人多。

  恶魔丁天:70后里我最看好我自己,还有李师江和冯唐吧,我看好他们。80后当然是张悦然了,我觉得张小姐的文字是可以感受出她对文学的情感。韩寒太狂,我不喜欢,站在纯文学的立场,他还没有更有力度的作品。所以我就没看过他的文字……骂人的文字固然逗乐和痛快,但毕竟和起哄只有一线之隔。郭敬明抄袭如果属实的话,也确实不能令我认同。当然,抄袭是严重的对被抄袭者和读者的不尊重,是对当代和谐社会建设唱反调的。不过整体来说,80后有才华的人很多,我觉得能超过我这个岁数的这一代人。虽然大部分还没有冒头,还在网络中漂着。毕竟中国这二十年发展飞速,他们这一代人受的教育和耳濡目染,让他们比上一代和好几代人都更早熟。

70后作家的未来

“这一代人估计都是大器晚成”

  新京报:朱大可说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场,“70”后作家会给文学史留下点什么“垃圾”呢?

  恶魔丁天:70后固然风华不在,但也还不老,岁月还长,估计多少会留下一点垃圾的,这一代人估计都是晚成者。

  李师江:我觉得70后作家里也有比较成熟的东西了,魏微的文本就挺成熟,包括我的《福寿春》,以前我们出的都是小作品,未来会出大作品。现在我们关注的挺势利的,评论体系也是个问题,你能发现多少好作品?评论界反而被媒体、商业性的东西左右,真正从文本角度分析的主流声音很难出来。

  冯唐:人们总是喜欢薄今厚古,小时候我们会觉得五四的东西特别好,当然我认为那些作家的古文功底的确比我们深厚,但是反过来再看,也不觉得他们的作品有当时所说得那么好,我觉得我的功力就不差。他们对汉语的贡献,还不如60、70年代的那些作家。现在人们老觉得当代文学不好,那是因为现在的发表平台多了,过去就那几张报纸,能发表多少文章啊。现在按照发表的比例走,大家会觉得精华少了。

  新京报:用一句话概括“70”后一代吧。

  恶魔丁天:70后是武大郎攀杠子,上下够不着。

  李师江:没法用一句话概括,但是这一代对文学的最大贡献就是身体写作,这个非常重要,让身体觉醒。当然后来概念被丑化,但是21世纪文学最大的革命,就是恢复了感官的一种写作。

  冯唐:有待观察,现在下结论还早。